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HP】【DR/PH】如何与讨人厌的搭档刷满好感度09

无魔法特工AU+哨兵向导paro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Chapter09  进度20%
拥有过分正义感的格兰杰小姐正在喋喋不休地和毕业于斯莱特林的帕金森小姐探讨着人道主义与最佳利益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潘西不打算跟她在这方面继续争论,谁都知道不会有结果的。她刚想把这苦差事交递给红发的韦斯莱,就听见他喊了德拉科的名字。
不是连名带姓,更不是硬邦邦的只有姓氏,就只有“德拉科”。
潘西原本思考过打趣一番这两个人的,但这显然到来的早得出乎意料。她蹙起英气的眉毛,和同样诧异的赫敏一起向两个人望过去。
“我们得谈谈,就我们两个。”罗恩好像没意识到自己所作所为带来的震动。他认为这是石子被投掷进大西洋某个不知名洋流之中,而其他人确信不疑地认为他把新型导弹精准定位到了无波古井中。那撼天动地可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德拉科给予他的回应是去撬开那块通向地下室的木板子。
潘西眯起眼睛,一种古旧书籍被阳光烘烤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子。她大概知道阳光将刺破什么并不美妙的东西,她的呼吸在德拉科和罗恩的身影被木板盖在地底后开始变得起伏不定,时急时缓,这引起她精神不由自主地波动,蕾贝卡也焦虑地啾鸣着。赫敏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哨兵正在经历的,那是她最后一道精神壁垒,正在她面前缓缓崩塌。她在它面前踟蹰,她的猫小声的喵呜。
/“我可以吗?”/
/“当然,他终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你想谈什么?我可不认为一个韦斯莱能有多大用处。”地下室一如既往的潮湿,德拉科甚至感觉自己的皮肤上马上就要凝结水蒸气变换而成的水珠了。
“你知道哨兵在向导面前嘴硬没用吗?更何况因为高相容度,天啊,我真不想承认这个生理条件。”罗恩停顿了片刻,似乎对于刚刚那句学院的陈辞滥调被他说出口而感到羞愧。
“你说的就好像我愿意这样一样?这哨兵身份只能带来麻烦,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来得自在。”德拉科对于罗恩的说辞感到冒犯,虽然这感觉没有什么确切可循的依据。
“是的,麻烦。我就想谈这个。”罗恩难得没被德拉科反驳惹出愤怒的火花,反而是平静的叙述出他的意思。“我是你的向导,别急着说别的,至少现在是。我能感知你的全部情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一个韦斯莱企图窥探马尔福的隐私?”
“你是怎么活到现在毫发无损的?就没一个人用点儿实际的方法让你学着去闭嘴吗?”
“真抱歉,没有。”德拉科毫无歉意的对着罗恩得意洋洋。
“操你的,我不想管那什么休战协定了!”罗恩收拢十指,他的皮肤正在逐渐向他头发的颜色转变,雀斑都因为愤怒开始不停地跳跃。但德拉科才是先用拳头跟对方的鼻梁亲密交流的人,一拳挥出去他才施施然的补充一句:“我同意。”
罗恩不甘示弱,他把侧腰的枪拔出来扔的远远的,他看见枪支碰撞上了地下室挨挨挤挤的器械,然后在他的宝贝爱枪上划出一道伤痕。他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呻吟出声了,那是他的宝贝!但他控制住了,他不想在一个马尔福面前露怯,不过德拉科仍然笑出了声。
那笑声在战意弥漫的小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且锋利,像摩西分海一样将潮湿留在一旁,留出中间的干燥地带引燃火星。
罗恩干净利落地甩出一拳,德拉科对他毫无松懈的防备使他观察到了这一击,但地下室里不宽裕的空间令他犯了难。这没有多余下脚的地方,还得小心提防别碰坏了什么东西。要知道霍格沃茨的任务配给速度就像是从月球蹬着独轮车赶到地球上来,这已经不是姗姗来迟可以形容的程度了。所以他最后感受到那一拳招呼到身上的感觉。
他们在窄小的地下室缠斗,每一步都细心地避过贵重物品,这令本该酣畅淋漓的战斗像是五十年代慢镜头的黑白电影。滑稽好笑又足够吸引人驻足观看。
可他们没有观众,就只是你来我往地争斗。直到罗恩踩碎了最新型的定位追踪器,里面有精确到街道的世界地图,你甚至能从自由女神像定位到莫斯科郊外的小路上去看白桦林。可那都是在它完好无损的情况下,一声“咔嚓”后,一切荡然无存。
德拉科好笑地看着罗恩僵硬在原地的动作,红发的青年右脚仍处于悬空的状态,而左脚下有着精密仪器的残骸。
“Wow,你说谁会为了这个小玩意儿痛哭流涕呢?”德拉科恶劣地勾起了嘴角,“罗恩?”他故意换了一个称呼,像之前的韦斯莱一样。然后挥出他最后一拳。他的想象中是韦斯莱倒在地上,而他,德拉科·马尔福,则作为胜利者高高在上地俯视他。
可韦斯莱最后时刻拽住了他的手。
他们一起躺在了地上。罗恩垫在底下,人体直接接触水泥地面,德拉科体重对他的冲击令他的后背在地上摩擦了一会儿已经火辣辣的疼起来了。而德拉科则好运得多,他压在罗恩身上,下巴重重地磕在罗恩胸前。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彼此湿热的喘息。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它现在碎成粉了,韦斯莱。”
“闭嘴!这也有你的一份!你不能让我一个人赔偿!”
德拉科伸出胳膊抵在地面上,稍微巧妙地几次用力便翻回了地上。他跟罗恩并排躺着,肩膀挨着肩膀,他们的脸上都或轻或重的挂了点儿无伤大雅的色彩,被衣服遮盖住的身体上更有数不清的青紫。
这是他们的相处方式,简单粗暴但可行有效。德拉科漫无边际的瞎想。他觉得好多了,在精神疏导后他又迎来了一次肉体的释放,他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即使受伤,即便遍体鳞伤。
“当然。”他回答道。
这令韦斯莱感到不可思议,他狐疑地看着他,最后又收回目光,看着从头顶木板偷偷溜进来的微光。
“不打算说说吗?关于你最近老是想起来的女人。”
德拉科也在追逐那缕微光,他沉默了短暂的一会儿,然后缓声道:“那是我母亲。”
“那不奇怪。母亲的形象是每个人心里都不可或缺的映射。”罗恩努力回想了一下教科书上教过的内容,状似无意的搭话。
“哨兵向导精神映射学第三节第二章第五十九页。卖弄学识还是让格兰杰来吧。”
或许刚才的一战消耗了罗恩太多的精神与体力,他现在甚至提不起兴趣来跟德拉科来一场惊世骇俗的口水仗。好在德拉科也正无此意。
“她是个温柔的人,从小到大一直被人保护得像一朵娇嫩的水仙。我四年级的时候,觉得一切都是过不完的日子,重复单调且无聊。”
“那时候应该属于我的叛逆心理疯长的时候。我拒绝她的亲近,只想让自己特立独行一点儿。然后是我在学院里学习的第五年,我们与世隔绝地学习,直到我父亲死亡。”
“母亲从那时候起变得憔悴。他是个食死徒,但他同样是个丈夫,是个父亲。而我的母亲甚至不能获悉他死亡的真相,她只能知道她的链接在那一刻分崩离析。”
“然后她消失了。”
“你知道她在哪儿,对吗?”向导一贯是敏锐的可怕的物种,看得出来上帝在制造他们的时候颇为大方。
“是的,我知道。”德拉科的信息素中纠缠着悲伤与坚毅。他站起身来,向罗恩伸出手来,他们都明白这才是真正的停战协议。
罗恩把手搭上他的,借着他的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回头就着幽暗不明的灯光观察了几秒地上碎成粉末的定位仪,幽怨地叹了口气。
“你会跟我一起承担错误的吧?”
“什么?当然不!”德拉科露出狡黠的笑容。把秘密和盘托出的感觉令他轻快了不少,而对方恰到好处的倾听也令人满意。
“人要讲诚信的,Okay?你之前的同意是被你的精神动物吃了吗?!!”
缩在另一个维度的黑豹觉得自己怪委屈,典型的豹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斯莱特林永远利益至上。”德拉科还是欠揍的骄傲。
罗恩重重地骂了句脏话,然后给了斯莱特林一个拥抱。
那个拥抱短而轻,甚至令德拉科怀疑那是个错觉。可温度就在那儿,透过他的衣料灼烫着他的皮肉。
他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发现格兰芬多的耳朵上正不听话地蒸腾着色彩,几乎要跟他的头发融为一体。
他扬起头,找寻之前透过地板缝隙漏进来的那缕微光。那缕微光令他想起一颗星星,活在宇宙最深处的群星中的一颗,正一刻不停的与光同行,带领着他的灵魂穿过浓厚的黑暗*。
罗恩转身,微光亲吻他的面颊。
TBC.
我居然写了3000,我的天我自己都不相信,真是不敢置信。不过鉴于我作业还没写,我这几天应该不会再更这么长了,伤肾……OTZ
这波糖只能撒成这样了!OOC我也就这样了谁让我是恋爱脑的傻白甜!后来就要走剧情了,要开始逻辑死了,天哪。最近沉迷DW我都怀疑我能不能写特工的剧情了……。
*是化用泰戈尔的句子。

评论(6)
热度(23)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