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雷神3][女武神中心]灯火by紫莫VioletMo

灯火/紫莫VioletMo


 


私设。漫画没看过。北欧神话没看全。


金发女武神Alice/黑发女武神Clarice


夹带锤基。


 


00


阿斯加德在熊熊烈焰里失去昔日的荣光。火焰的色彩在女武神的瞳眸里不住地跳跃,顺着瞳孔一路毫无阻碍的向头脑与心脏前行,她突然想起阿斯加德曾经灯火彻夜的辉煌。


以及她的明珠璀璨。


 


01


金发的女武原本神步履轻快仿若脚下轻腾祥云,突然耳侧有一声灌木折断的脆响。她足尖一顿,借由身形遮挡将武器变幻而出,脚步仍保持着原先平稳与快速。破风之声在身后响起,金发手臂把持住力度,却仍不失凌厉地向后袭去,锋利的刃尖堪堪接触到少女柔嫩的颈部肌肤。


“嗨,Alice,是我。”黑发的少女在性命完全受制于人的状况下面不改色,甚至还颇为轻松地咧开一个没心没肺的微笑,像是阿斯加德开在路旁最常见的花丛。普遍平常又熨帖人意。女武神中大名鼎鼎临危不惧的Alice此时却有点手忙脚乱地惊慌失措,平时得心应手的动作花费了多余的时间才被圆满完成,解除了少女颈间的威胁。


“Clarice。”Alice美目中流转的严肃与威慑在这个年纪尚轻的小姑娘身上显然作用颇大,原本伶俐快活的姑娘此时像个可怜兮兮的幼兽,企图为自己在再一次因为违反规矩被惩罚前赚取点同情分。“我说过很多遍了,别在我身后突然出现。我的下意识反应很可能做出令我们追悔莫及的事情。”


Clarice低落地应声回答,一开始她只是想装个可怜,可此时此刻她不可避免的沾染了幼稚而又莫名其妙的委屈。Alice略微蹲下身子,被坚硬的装甲包裹的身体尽可能轻柔地靠近Clarice,金色的发丝在阿斯加德的尚在熹微的光彩中闪烁进入她的眼眸中,然后轻飘飘地烙进不通人事的小姑娘的心里。


“告诉我Kyla*,你这么急着来找我干什么?”Alice是位温柔的女神,或许这听起来和她女武神的身份遥遥相悖,但这就是阿斯加德众所周知的事实。她褪却了严肃的眼睛里清波荡漾,温柔在眼波里漾起春夏秋冬的风景。黑发的小姑娘低头看着自己攥紧的拳头,抿起了肉嘟嘟的唇瓣,故作神秘地“嘘”了一声,然后缓缓张开自己小巧稚嫩的手掌。


Clarice的手掌没有长期训练积累而成的痕迹,柔软的像是最松软的面包,而上面静静地躺着一簇火苗。Alice知道那是什么。


“奥丁在上,我的好姑娘,你把宴会上的灯火给我带来了?”Alice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当时随口一句话没想到被小姑娘记在了心里,试了千方百计终于达成了她的无心之语。她搂住Clarice单薄的身体,温暖的嘴唇贴上她温度略高的额头。“Thanks,love.”


 


女武神站在Thor的身旁。飞船里的光线不算明亮,尚且能达到看清彼此的程度,与往日阿斯加德的灯火通明不可同日而语。这里就是新的阿斯加德诞生的地基,可她总情不自禁地要回想往昔,她看着眼前漂浮在宇宙中的一片废墟,耳侧听见阿斯加德的两位王子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宴会。


哦,没错,宴会。


阿斯加德式的庆祝。


 


Alice在美貌已不罕见的阿斯加德上仍然称得上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她有一双灵动的眼睛,仿若秋水翕动,又仿若凌风利刃,一张红艳动人的饱满嘴唇,凹凸有致的身材与利落的身手,这令她是各类宴会邀约的常客。她不太喜欢这类被众星捧月环绕的场合,一般只在盛情难却的情况下勉为其难。可当她对一次宴会难得有了兴趣,却不得不随命出征。


“我本来以为我能穿上那件裙子在宴会灯火迷离中跳上一曲的。”


Alice这么对Clarice说,旋即换上了自己的戎装。


 


02


Clarice闭上了眼睛,视觉的封闭令她的其余感官被充分地调动起来,处于极度活跃的状态。这令她热血沸腾,女武神的血液在她的四肢百骸不受控制的流窜,她跳跃起来,利刃迎面挥下,直直地劈砍在对手的刀刃上。利刃摩擦的声音令人牙酸,火光在刃尖掠起。


对手先一步扔下了手中的武器。


Clarice经历了一瞬间的空白,下一秒激动地跳起来,目光在人群中梭巡熟悉的金发。而目标人物就站在一开始的那里,一动也没有动,朝着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发自内心的由衷的笑容。她奔下擂台,撞进她的怀里,好脾气的女武神接住了这个已经跟她一样高了的小姑娘,任由她放肆地大笑。


“恭喜,love,恭喜你成为女武神的一员。”


“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做到了!从今以后,我可以保护你了!”


Alice唇畔的弧度拉的更大,好看又矜持的笑容令过于恣意的Clarice害羞地摸了摸头,她摇了摇头,像往常一样拍了拍这位新晋女武神的后背。“当然,你永远是我的保护神,我的后背交由你负责。”


 


女武神不太确定他们在宇宙空间里行进了多长时间,多长距离,但她此时就像当年一样心怀希望所以干劲十足。她的手在刃柄处摩挲了片刻,感受上面歪歪扭扭又熟悉无比的字迹。有些事情真的就妙不可言。


她旁边的房间是飞船的活动区,她走出来,看见Thor和Loki一同站在灯光之下,并肩而立。他们没有交付后背彼此保护的誓言约定,甚至以伤害对方当成自己的乐趣与职责,可他们又会及时的出现。这不是救世,只是救你。


 


Clarice很紧张,她觉得是时候告诉Alice她心里的一豆灯火如今已成燎原之势。她跟几个有过经历的女武神讨教经验,结果只得到了暧昧不明的“跟从你的心”这类答复。她在Alice门前踌躇又满志,她深吸了一口气,屈起食指打算叩响她的门扉。她却自己打开了房门,脸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我们跟海拉的战争要开始了。”


于是Clarice硬生生把涌在心口的念头压了下去,提上武器,跨上自己的飞马跟着千军万马来到死亡女神的宅邸之中。那场战役伤亡惨重,为史书所千古留名,女武神全军覆没在她手中,这甚至不是战役,而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鲜血灌满每一寸土地,女武神们尸横遍野。


她想战斗到最后一刻,直至为了阿斯加德的荣光奉献自己所拥有的全部。但这全部里不包括Alice,她心中最坚毅也最柔软的禁区。她曾在宣誓为正统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同时发誓以名护佑那个温柔的女武神,却不曾想最终仍是她替她承受致命一击。


“离开这儿!”


Alice这么对Clarice说,再也没有给予她应答的机会。


 


03


Clarice有时候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终日酗酒,在这个人性沉沦的星球担任不光彩的角色,仿佛把往日的甜蜜与苦楚全部抛之脑后,可夜半时分她又情不自禁地的回想起金发女武神躯体的温度与弧度,她的音容笑貌与点点滴滴,清晰得仿佛酒精从未侵蚀。


这无关紧要了,再也没有Alice了,也就再也没有Clarice了。


这是个令人痛苦不堪的事实,这一切的一切不分昼夜地折磨着她的肉体与灵魂,而她从不打算与其斗争。她只能逃避这个,借用酒精的麻痹作用来使自己陷入暂时的虚幻与解脱。


她没想到自己会捉到奥丁之子,更没想到自己会重披战袍。可这一切就像当年的那些痛苦一样,流畅无滞地接管了她之后的人生。Alice一头耀眼的金发像是灯火,为黑暗迷蒙中的作茧自缚的Clarice带来生命的燃烧。


“或许我们向王位宣誓,但你要记得Kyla,我们是阿斯加德的女武神。”


 


“阿斯加德的人民所在,即是我们生命的意义。”


Clarice倚在墙壁上,看着阿斯加德的大王子一本正经地向他的兄弟说着“人民即生命”的话,与她印象里的Alice构成男女双重奏,一字不差,连情绪都是一模一样。认真、坚持又带有些许无奈的纵容与溺爱。她是个敏锐的女武神,她能捕捉到这对儿兄弟之间涌动的暗潮,与当年的她们不尽相似,又天差地别。


时光与命运已经将她与她彻底撕裂成两个不同的个体,天神的死亡不存在来世,她已经化作宇宙间一抹不起眼的尘埃,随着时间消失殆尽,而她重拾生命的希望,将会继续勇敢前行,永不退缩。但这对儿兄弟不一样,即便他们之间经历了种种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与冲突,但他们还拥有广阔的时间来修正,来认清自己与表达自己。他们的羁绊不受任何外力的阻碍,甚至不能被他们自己斩断,就在那儿,客观地存在着。


女武神笑出了声响,兄弟两个齐齐回过头来看她,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然后鼓起了掌。


 


“疯丫头,你难道没有个名字吗?”不知道什么时候绿色大块头站在了她身边。


“Just Valkyrie。”


人失去一切之后总要从头开始,神也不例外。


地球的灯光正在不远处闪烁。像是她的明珠。


End


*Kyla是昵称


爆肝了,爆肝了。真的是很想吃GL就自己下海了,不管了不管了OOC就这样吧!漫威漫画盲一脸死目!作业没写回学校又是等死OTZ

评论(3)
热度(39)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