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HP】【DR/PH】如何与讨人厌的搭档刷满好感度15

无魔法哨兵向导paro+特工AU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Chapter 15 进度30%

校长办公室在设计之初并非按照宽敞舒适的要求建造,反而隐蔽的像是这座城市中捍卫国家机密的最后防线。实际上,这确实是这间房间不容忽视的功用,霍格沃茨的每个人都清楚这里埋藏着自哨兵向导诞生伊始,这座城池最古老的渊源血脉。不过这不可小觑的功能此时显得弊大于利了,这儿拥挤着几乎整个学院最出众的校友。

“我得承认,这不是什么好的待客之道。但非常时期,孩子们,你们得忍受一下。”和蔼的老人端坐在他的宝座上,精神健烁。这儿没人能看得见他的精神动物,但浓郁充沛的精神力向波罗的海蔓延上海岸线的潮汐一样,向在场躁动不安的哨兵们投射冷静的情绪。

“当然,校长。”邓布利多是个能力超群又天赋异禀的向导,这毋庸置疑。这使得他总能处理好跟一群青涩又象征未来的毛头小子们的关系,德拉科率先应答了这位位高权重的老者,平静的站在罗恩的身旁,挨近红发青年的臂膀下意识地向前方倾斜出角度,将其囊括进自己羽翼包裹的范围。潘西没吭声,但赫敏能感觉到她向邓布利多降下了自己重重桎梏的精神屏障。邓布利多身旁明显还有两个位置,哈利犹豫地向那儿瞥了一眼,最终站到了好友们的范围内。

邓布利多挑起了花白的眉毛,这令他布满褶皱的面容上增添了几分滑稽。他对此进行什么评价,这是意料之中的,他只是清了清嗓子,示意躁动的人群安静下来。

“在座的各位都是本学院最出色的精英,也是即将获得学院最高信任权限的一批人。”他环顾四周,给了双胞胎一个警示的眼神,这令他们收敛了一点。“想必各位在闲暇时,都或多或少的听闻过‘卡帕那·李’。”这个名字明显令四个人精神紧绷起来,他们为学院的试探工作牺牲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儿无关紧要的“闲暇时光”。

“米勒娃。”邓布利多呼唤坐在他右下手的中年女人,她精明又干练,踩着高跟鞋快步来到了在房间一侧的电子屏幕前,她灵巧的手指快速活动,敲击出一长串代表着学院最高权限的密码,突破重重关隘调出一个设计简陋的网页。那上面以学院内部为中心,延伸出去向世界各地彩色线条,而他们每个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信息流。

“信息是如今的制胜关键,所以允许我很抱歉的告知你们,你们在被获准参与今天的会议之前,所接收的信息都是真假掺半,甚至是被全盘捏造的。”邓布利多常年维持平和表情的脸颊仿佛真的闪过一丝愧疚,但这并不能完全抚慰这群受到蒙骗的青年们。所有人都向双胞胎看去,打算以他们的反应来计算自己的最佳表现,而他们一反常态的若有所思,于是每个人都偃旗息鼓。

“校长。”他们的“疯姑娘”开口了,她的发言一贯一针见血的令人心惊。她亮闪闪的眼睛折射出来的光彩穿过乱糟糟的金发,“我们听说过他的名号,但未见其人。”她不依靠什么理性思维来判断事物的逻辑,她只依靠“洞察”能力——哨兵们安身立命的基础与直觉。她的嘴角有一抹奇异的微笑,老者回以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最好不是这样,我跟弗雷德在南非呆了半年,就为了那个干掉那个什么反叛的李?”乔治不可置信地夸张地抽了一口气,他的哨兵兄弟模仿着他的样子做出如出一辙的动作。

“我还以为我们的任务是要打听一个杀了食死徒的无名小卒的生平简介来顺藤摸瓜呢?”塞德里克无奈地放下了他手中厚实的档案袋,那里面塞得满满得全是有关李的内容——事无巨细,他简直要感叹学院的苦心煞费了。

“我们的任务报告里他是个来自赫奇帕奇的美国哨兵。”潘西挂着刻意的微笑补充道,这引来塞德里克不满的惊呼“我十分怀疑学院对这三者组合有严重的偏见”,邓布利多温和地给他答疑解惑。

“等等,等一下。”哈利本该和罗恩一起发出他们的疑问,但罗恩的那份被德拉科堵回了喉咙,于是显得突兀的人变成独一无二的那个了。“我以为这是学校试探食死徒的计谋?”,他甚至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手,像个上初等学校的孩子。“我觉得我有点儿被搞糊涂了。”

“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霍格沃茨如今唯一的黑暗哨兵。”麦格好笑地摇了摇头,给她的得意门生递了个“交给你了”的眼神,于是赫敏跟潘西换了个位置,以便于她能更好的解释这件事情。

“没有‘卡帕那·李’,他只是一个多方面的立体形象。高层反叛的排查一直以来都困难重重,这次我们索性要看看谁在这个任务里为他而按捺不住。根据食死徒内部的反应反馈,追根溯源,找到最高层的那一支。”

“这整个局互相矛盾,而这正是成功的法宝。他们自以为掌握万全信息,但我们才是获得阶段性胜利的那群人。”

赫敏的话赢得了她直属导师赞许的眼光,哈利恍然大悟的样子看起来傻乎乎的,片刻活跃了室内紧张的气氛。毕竟这仅仅是第一阶段的胜利,他们仍处在被动的光明之下,而食死徒们像是下水道里隐蔽身形的老鼠,一边销声匿迹又不断惹出事端。西弗勒斯·斯内普还没有回来,邓布利多左下手的位置空荡荡的,这恰到好处的证明了这一点。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德拉科想起了什么,他所回想的东西甚至扯痛了附着在他思维之上的罗恩的精神触手,他扭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而他仍是面色如常。这不太妙,罗恩心中归属于本能的警铃大作,尖啸的警报声与闪烁的红色光线在他脑海与心胸里时刻不歇,他把手搭上他的手,他没挥开。

“别意气用事。”邓布利多这么说,他轻飘飘地扫了一眼明显情绪不对头的马尔福家的孩子。他让他想起他已故亡的父亲,曾经学校里不可一世不受汶汶的天之骄子,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以致搭上自己的性命,与妻子的生死未卜。这个新任的铂金看起来跟他很像,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他一力促成的拍档,他知道德拉科又跟他父亲截然不同。

一声接收新邮件的轻响。

“百合花有消息来了。”

TBC.

大概有大纲了,后面如果不跑偏会有小狗血。

这一章简直对我的恋爱脑是极大的考验……本来下周会考了打算学习,结果发现自己60粉啦!决定更新,maybe明天还会更,写到3w。这篇文大概完结修过之后会出本,先提前很长时间问问有没有画手太太愿意画插(。!


第16章走这里

评论
热度(22)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