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欧美/近期跳坑德云社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写不出文。只会OOC。
尖叫少女。

[Dron]Teatime Meetings by lordhellebore 译VioletMo

[Dron]Teatime Meetings by lordhellebore 译VioletMo

【【【高亮:此文是以DR为背景的两个母亲乃至两个家庭的交往。所以大部分段落没有DR出现及提及!如果有我会在开头标明!】】】 

【【【本次更新有Draco及Ron提及!!!】】】 

【【【有非主要人物死亡!!!!】】】

【【【完结了!!!!!!】】】


原文戳这里
前27段走空间! 


~ The Twenty-eighth ~

Narcissa坐在她的床上,正看着一本老旧的相簿,而来找她喝杯茶的Molly悄无声息地坐在她身侧。那些照片上是一对儿年轻幸福的新婚夫妇,显然彼此深爱。

“他承诺过他会与父亲不同。”Narcissa最终开口道。“永远不伤害我或是我们的孩子,无论如何(for whatever reason)。”她突然以惊人的力道砰地一声合上了相簿,手指紧紧地捏紧它的边缘。

“来自一个已经杀害过麻瓜妇女儿童的人的承诺,我早该知道这就是个谎言。”

.-.-.-.-.

~ The Twenty-ninth ~

Arthur和Molly自从下午从圣芒戈探望过Percy后一直坐在他们的长沙发上。

Narcissah言行得体地在下午茶时间Arthur突然闯入厨房时退了出去,与Harry和Hermione一起。而Arthur在此之后告知他的妻子,Percy在工作事故中受了严重的伤。他们当时都没有太多时间去仔细思考,但现在,所发生的事情的影响终于缓慢地袭击了他们。

“他差点死了……我的儿子差点死了……”

尽管她有自己的担心,Molly仍然微笑起来。距离Arthur上次谈及Percy已经有很多年了。

.-.-.-.-.

~ The Thirtieth ~

“谢谢你。”刚刚探望完Draco回来的Narcissa拉开椅子,然后拿起Molly刚刚倒满茶的茶杯。“如果我知道那个女人也在那儿,我怀疑我会一走了之。Draco请我的时候在想什么?”

“谁在那儿?”

“Petunia!”摆出一副很不贵妇的表情。

“噢。”Molly同情地点点头。“她还那么富有敌意吗?”

“不了。只是……一言难尽(exhausting)。难以适应。“

Molly笑道:“你们有些共同点。”

另一个女人看起来十分愤慨——但最后只是大笑出声。

“我觉得你说的挺对。”

.-.-.-.-.

~ The Thirty-first ~

今天早上他们把Percy带回了家,即使他已经好多了,他苍白又疲惫的模样仍旧使她想在一天之中多流下几次眼泪。

尽管她尽力让自己振作起来,可在下午,当她看见Arthur帮助他的儿子从杯子里喝到茶,而Percy甚至太过虚弱到无法拿稳杯子时,她再也不能忍住她的眼泪。

没人看见Narcissa在离开她的房间前从门口看完了全过程,同样也没有人在她哭泣的时候给她依靠。

.-.-.-.-.

~ The Thirty-second ~

在许多不眠夜与一次与Percy的长谈后,Arthur去看了Ron。

与此同时,Narcissa没有什么能做的来使Molly冷静下来,这个女人一直对着她的杯子小题大做,过于焦虑以至于她终于失了手。她们最后坐在沙发上,Narcissa耐心地倾听着Molly的原因清单。

“……他们永远不会承认的……”

Molly在Arthur出现在门口时陷入了沉默。他看起来精疲力尽,他的眼睛有圈可疑的红色。但他的嘴唇有微笑的弧度,而Ron紧紧地靠在他身边。

那一瞬间,Narcissa讨厌他们。

.-.-.-.-.

~ The Thirty-third ~

Narcissa返回厨房去取被她们忘在那儿的Percy的杯子,然后放到客厅。

倒满她自己的那杯,Molly突然听见一声像是濒死的哭喊,之后传来重重的撞击声,像是人的躯干砸在地上。数秒内她来到厨房里,只发现失去意识的Narcissa倒在地板上,以及一份已经躺角落里一整个上午的预言家日报。

标题旁边一张憔悴的黑发女人的照片呗漆成红色,覆盖了几乎整个头版。

BELLATRIX LESTRANGE: 被捕归案接受摄魂怪之吻。

.-.-.-.-.

~ The Thirty-fourth ~

“Narcissa,求你了。你今天下午不来喝点儿茶吗?”

三天前,Bellatrix已经接受了处刑,在此之后Narcissa再难以停下哭泣。他们甚至不允许她去见他姐姐最后一面。

就像先前的几天,她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因此,Molly在床上坐下,挨靠着Narcissa以代替喝茶。她抚摸着她的头发,直到半小时后另一个女人陷入精疲力尽沉眠。

一定有她能做的事情,Molly下定决心。那一晚,她与Arthur进行了一场严肃又漫长的讨论。

.-.-.-..

~ The Thirty-fifth ~

“你不是认真的!”Narcissa盯着他们好像他们都长出了第二个脑袋。

“我们当然是。”Molly温柔地说。“只要你想,她在这儿就是受欢迎的。”

“但,她是——”

“你的姐姐。”Arthur离开打断。“而你们就像一家人。就接受这个吧。在与那些偏执狂一样的文书人员争论整周而不是工作后,我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辩论了。”

他把看起来就要昏厥了的Narcissa的杯子递给她。无法多言,她感激地把自己的脸躲藏在杯子后面。她不知道她曾做了什么才配得上这样的朋友们。

.-.-.-.-.

~ The Thirty-sixth ~

Molly借口自己不舒服得躺在床上休息,留下Narcissa与Percy单独喝茶。

从他们把 Bellatrix从阿兹卡班接出领进双胞胎的老房间已经两天了。Molly想知道她是否高估了自己。这里想法在理论上听起来不错。然而现实却截然不同。

Bellatrix 从来没有被证明杀死了Charlie,但从他们所听到的情况来看,Molly对此毫无质疑。她曾认为她能应付得来,但现在她不再确定。

.-.-.-.-.

~ The Thirty-seventh ~

“没什么,真的。”当Molly避开Narcissa关心与她提供的帮助时,她眼下的黑眼圈掩盖了勉强的微笑。“我只是……我只是想了很多关于Charlie和Ginny的事儿。到上周四,Ginny已经离开了三年了。”

在上一周,Narcissa注意到她的朋友变得沉默又无精打采,与她平常那种开朗主动的自我完全不同。而且,做家务时,她在自己的房间里呆了很久,说她感觉不太舒服。

Narcissa点了点头,但她确信Molly并没有告诉她全部实情。

.-.-.-.-.

~ The Thirty-eighth ~

“Bella做了什么?”

Narcissa怀疑地盯着Arthur。在他回家之后他们单独呆在厨房里,Molly又一次感到“不舒服”。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我从来没有听说(accepted)过——”

“那正是我们起初为什么要保持沉默。但我们不认为事情会这样发展。”

“这……不对。我该为我们找另一个住所了。”

Arthur摇了摇他的头。“有明确的条件。她只能呆在这儿或者回到阿兹卡班。我对她负责,而不是你。”

Narcissa理解。她将再次失去她的姐姐。

.-.-.-.-.

~ The Thirty-ninth ~

“这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Molly知道Arthur是对的。她再次拒绝让Bellatrix离开,然后振作了起来,尽管Narcissa仍在反对。但在过去的五个月里她一次也没看见好友的姐姐,而且,可能的话,她甚至没有提起过她,致使气氛变得紧张与不舒服。

甚至Harry在某一时刻都把他的厌恶放在一边来看望了Bellatrix。后来,他试着说服她做同样的事情。这将使她找到平和,他说。

她深深地吐息。“好吧,但别立刻期望太多。”

.-.-.-.-.

~ The Fortieth ~

Molly在Arthur回家前喝了杯茶,然后躺下小睡了一会儿。对她来说每天见到Bellatrix十分艰难,更别说每个小时。

“为什么这对你来说如此容易?”Narcissa思索这个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我不是一直在我现在所在的岗位工作的。在此之前,我不得不面对接受过摄魂怪之吻的人们。”Arthur的声音轻柔。当他目睹她服侍Bellatrix从喂食器里小口啜饮时,他的表情十分忧郁。“我不恨他们,无论他们做了什么。”

Narcissa知道不该再询问更多了。

.-.-.-.-.

~ The Forty-first ~

随着每一天的过去,Molly发觉她的情感有了变化。她很不喜欢它,而这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在这么长时间里拒绝面对Bellatrix

她恨食死徒、杀害她孩子的凶手,但那个人已经不复存在了。被留下的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虚弱女人,她骨瘦如柴的腿被裹在毯子里,拳头紧紧地压在她的胸口,眼窝深陷毫无光彩。

 是的,这份恨意正在缓慢消逝。但它在Molly的心中留下一块巨大的空荡,而她不知道怎么去填满它。

.-.-.-.-.

~ The Forty-second ~

“很好,现在再来一勺。”

一个小时,Molly耐心地哄劝着Bellatrix吃上满满的一勺又一勺的泥状食物。Narcissa得了流感病得厉害,不能下床。

她把现在已经干干净净的空碗放在一边,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抚摸着这个黑发女人。所有的这些令她想起Ginny在家中生命垂危的最后几周里,她对女儿的照顾。她是如此的消瘦、虚弱,又无助。就像是她。

当她终于意识到她在做些什么,她的手开始颤抖——但她没有把手拿开。

.-.-.-.-.

~ The Forty-third ~

Narcissa的第一反应是转身逃跑,但她曾与他斗争。过了这么久,他该来找她谈一谈了。

现在,他们正坐在厨房了,Molly和Arthur在场令她感到安全。

“我不会和他们这样的听众讨论我的婚姻。”Lucius最终倨傲地说。”

Naecissa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事过境迁。”她坚定地回应。“如果你想要你的家人回来,你得做同样的事儿。”

Lucius没有答话。直到现在她才注意到他看起来是多么的疲惫不堪与不幸。

当Molly递给他一杯茶时,他喝了下去。

~ The End ~

译者语:这篇文从授权到翻译完结战线拖了一年,为我的懒癌晚期而致歉。起初是看了开头觉得设定可爱,开始几段很有意思才要的授权。今天我翻译完,说实话也是我第一次全部看完这篇文,我得跪地对自己起初下的“萌文”的结论,这篇文比我想的包含了要更多的东西,兜兜转转,死者已逝,生者还在幸福的活着,这就够了。今天的更新是我在电脑屏幕前面做了一下午全部弄完的,没有beta,而且鉴于这篇原文就是段落式,衔接有些跳跃,我后期从头校对的时候会尽力改善一下。谢谢大家一年以来的支持啦,这篇翻译暂时告一段落啦!如果喜欢,请去原文给作者姑娘点个kudo吧!如果不喜欢,那都是我翻译的太糟糕啦!!

评论
热度(18)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