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欧美/近期跳坑德云社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写不出文。只会OOC。
尖叫少女。

【HP】【德罗】寒星两三点

寒星两三点

德罗/电影脸/短打/文不对题/一发完/OOC

 

霍格沃茨的冬天一贯是裹挟着自遥远海岸长途跋涉而来的温润风潮,和煦得甚至将冬春二季的界限模糊如禁林深处随历史风化的无字石碑。但今年寒冷却一反常态,在这片土地上长驱直入势若破竹,寒潮席卷每一方寸土壤。骤然降低的温度令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猝不及防,一个又一个的保温咒施加在彼此周身借此抵御寒冷,而寒冷总能抓住咒语的空隙,见缝插针地攀附在人们的四肢百骸上,摆脱不去。

 

低温让每个人变得思维迟钝以及行动迟缓。罗恩挣扎着张开自己昏沉的眼皮,扭头透过塔楼狭小的窗子向外望去,天色与他酣眠前的漆黑沉透并无二致,大概时间还早,他小声咕哝了一声,裹紧自己没来得及更换的薄被子准备陷入下一段酣眠。

“哈喽,我的朋友们。”他们聪慧机敏的漂亮姑娘带着冲冲怒火叫醒了集体睡眠中的他们,厚实的靴子蹬在门框上造成惊天动地的动静。“或许你们还能抽出那么点清醒的记忆来,知道我们马上就要迟到了,而你们昨天答应我会早早的在休息室里排排坐?”

哈利率先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有点庆幸他们都有完好穿着睡衣的习惯,否则他们可能得面对赫敏像个初次看到恐怖片的青春期少女一样尖叫个不停。而纳威出乎意料地替代了赫敏在哈利幻想中的形象。

“拜托,你能不能安静点儿,我还想再睡五分钟。”罗恩的声音还带着没睡够的沙哑与朦胧,他翻了个身显然对他的被子有着非一般的依恋。而这无疑惹恼了早睡早起习惯良好的赫敏,毕竟她在公共休息室里整整等了一个小时这群没有时间观念的男孩儿们。她笑了起来,甜蜜得令人心悸,而剩下的三个人选择一人一个屏蔽咒隔绝自己与心情糟糕的姑娘,顺便整理自己到足以走进课堂而不会引人侧目。

赫敏是个公认的温和善良同情心及保护欲旺盛的格兰芬多好姑娘,但这丝毫不妨碍她在取消了罗恩的保温咒之后再不留情面地掀开他的被子。冷气一下子冷却了罗恩的大脑,下一秒他弹跳起来高声喊道“WHAT THE F”,一瞬间突然清醒的头脑令他及时在赫敏的冷眼前住了嘴,把最后一个毫无疑问会助燃赫敏的小火焰的单词明智地吞进了肚子里。

“早上好,赫敏。”罗恩咧开嘴给了她一个颇为尴尬的笑容,而赫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早上好,罗恩。”赫敏的指尖在空气中划动了一下,“你还有十分钟就要错过不给学院扣分并且与那个斯莱特林一起上课的机会了。”周围刚刚解除屏蔽咒的男孩们儿像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一样咳嗽成了一片。

“梅林!都这么晚了!”

哈利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罗恩行动速度最快的一次,躲避双子的蜘蛛攻势也不见得有那么迅速。

 

潘西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令她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仍然完美地贯彻斯莱特林的作息习惯,但她就是与预计时间一分不差地完成了梳洗打扮这一系列的事情。湖底的地窖里终日不见阳光,这使得公共休息室必须终日燃烧着壁炉,“哔剥”的声响常令这片区域有了点儿人烟与温暖。但今天不行,即使厚重暖和的银绿色地毯仔细地铺满了每一个角落,寒气仍然避无可避。

“你的穿着令我仿佛回到秋季。”沙发里坐姿优雅的纯血少爷的视线从腿间摊开的书本上转移到潘西身上,他用施舍式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遍不顾严寒强撑风范的斯莱特林姑娘,这令潘西重重地哼了一声毫不犹豫地坐在德拉科身边,带起柔软沙发的一阵波动。

“好过你陷入爱河之后不顾形象。”潘西咬了一口她的蔬果沙拉,刻意地在德拉科耳边放大了咀嚼的声音以聊表不满,同时还不忘在言语上攻击一番斯莱特林王子。“为什么我今天没在地窖里看见那只到处乱窜的小狮子?”

“闭上嘴,好好吃你的沙拉,帕金森。”德拉科垫在书脊之下的手掌同时发力,将书页狠狠地合在一起,像是书页滑稽的双手合十祈祷礼。潘西哼笑了一声,略微后仰伸长手臂,用指尖勾住路过的扎比尼手中的牛奶瓶子上的金属拉环,动作灵巧又一气呵成的夺人所好。

“干嘛,潘西?”

“给你个为女士服务的机会。”潘西不再说话拉开金属拉环,牛奶被加热到恰到好处,握在手心里可以传来源源不断的温暖,同时也不会滚烫的难以下咽。她喝了一口,然后满意地舒展开她小巧的五官。

“谢谢,女士。”扎比尼模仿潘西去年在圣诞舞会时提起裙摆向舞伴行礼时的动作,那一直以来被德拉科嘲讽为“仪表教育仿佛全无”的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之后坐在了德拉科的另一边,重新回到刚才被牛奶风波打断的话题。“好像从天气越来越冷之后,我就看不见那个红发小子了。”

潘西点头附议,末了不忘提出自己的见解:“这届格兰芬多的守时观念可真不怎么样,这半个月来德拉科总是独自一人呆在这儿,可怜兮兮地看一本书。”

“停下来,潘西·帕金森,别给我凭空幻想出这么多奇怪的剧情。”

“天太冷了,他本来不太适应地窖的阴暗潮湿,更何况现在越发变本加厉了。而且绕路过来也太远了,他没必要忍受这个。”德拉科站起身来,身形挺直像是要刺破冷寂。他抱起自己的书,手里多出一条手工刺绣的银绿色围巾,虽然他本人已经围了一条看起来毛绒绒到令人昏昏欲睡的围巾。

扎比尼确信,他看见潘西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而德拉科·马尔福身边洋溢着与环境格格不入的粉色泡泡。

 

在斯内普准备授课宣判后面来到的学生一概迟到的前一秒钟,格兰芬多一行六个人匆忙地奔进教室。中年教授挑了挑眉,最终还是放过了这帮与姗姗来迟只要一线之遥的不安分的格兰芬多。

哈利一直不太清楚为什么罗恩仍然选择跟他在魔药课上做一对儿搭档,手忙脚乱到天翻地覆也拿不到一个O,只要他去到那边那个得意洋洋的斯莱特林的旁边,这个成绩会变得轻而易举,而他也不用忍受现在这种局面——坐在中间,看着两个人用口型交流,像是颗闪闪发亮的石头。

/你又起晚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是想对我来点什么冷嘲热讽吗?/

罗恩开玩笑似的开口缓声道,唇瓣一张一合令斯莱特林的少年心里生出点些不该有的心思。他望进德拉科的眼眸之中,仿佛真的试图在里面挖掘出什么讥讽的情绪,但他们都心知肚明这只会无功而返。那平静如湖面的眼瞳深处涌动着的除了满腔爱意与温柔之外再无他物,柔和得像广阔的海洋。

/我可不知道你这么热衷于接受我的嘲讽。/德拉科弯起了嘴角,带着一抹难以准确定义缘由的笑容。罗恩的笑声刚刚从大脑皮层传递到发声器官,还没来得及释放便被斯内普教授的一记眼刀生生地吞了回去,而德拉科毫不客气地发出一阵轻笑,斯内普教授只是摇了摇他头,油腻腻的头发搅动起空气。

/你在我空着肚子的时候玩语言游戏可算是趁人之危。/

/又一次?连格兰芬多的早饭供应也错过了。/德拉科看着他的红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不振了下去,他抬头瞟了一眼正在专注于纳威·隆巴顿那一组的魔药制作的斯内普教授,迅速地从包里翻出几个巧克力蛙与一个芝士培根三明治,隔着扎比尼与哈利将它们全部传递了出去。

/哇哦,你可真让我惊喜。/虽然罗恩自己也清楚“惊喜”这个词儿有点太重了,毕竟天气变冷之后他仿佛进入了冬眠停滞期,思维总是慢上不可思议的半拍,动作更是跟不上节奏,德拉科早就在他第一次错过早餐后学会了替他做好万全准备。习惯总是成自然嘛。

/我可看不出来你又多少惊喜。/

罗恩没时间理会这句话,他得趁着斯内普教授回头之前消灭掉哪怕一块巧克力蛙,以使他的思维回笼到正常水准,还不忘了把心安理得收下的食物分给他同样饥肠辘辘的搭档。德拉科在斯莱特林的那一桌咬了咬嘴唇,扎比尼还在兢兢业业地进行他们的课堂作业,丝毫没有被恋爱的酸臭味所侵扰。

斯内普教授在罗恩与哈利一人嘴里塞着巧克力蛙身上一小部分的回过头来,他露出满意地笑容,用咏唱式的调子一锤定音:“格兰芬多不遵守课堂纪律,扣两分。”德拉科对此的唯一反应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你真该庄严地宣誓你不干好事。/

/我拒绝。/

哈利希望他能下节课跟扎比尼坐在一块儿,他不想继续坐在这儿忍受这种折磨了。

 

“下雪了!”

下课后第一个冲出教室的格兰芬多兴奋地叫喊着,即便寒冷使她的面颊变得通红,她也义无反顾地掬起一捧雪花,像是献宝一样捧到她的好友面前。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冲出教室,只有红发的格兰芬多与铂金发的斯莱特林的慢吞吞地磨蹭到了最后,他们下一节没有课,这令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放慢步子。

雪还在下着,而且颇有越下越大之势。德拉科的指尖比罗恩想象的还要凉上几度,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武装得严丝合缝的斯莱特林:“你为什么这么凉?”

“不是谁都跟你格兰芬多似的,永远是不知疲惫活力四射的小太阳。”德拉科像是抱怨一样随口说了一句,之后话锋一转:“但这不是你连围巾也不带的理由。”魔法师变出一条银绿相见的围巾,看起来保暖又贴心。他凑近他的少年,相对于同龄人过于纤细的手臂从他的后颈穿到前面来,手腕交错几个来回,指尖不小心贴上几次红色碎发凌乱的脖颈之后,这条围巾才被安置妥当。德拉科与罗恩彼此微笑,然后交换了一个带着雪花味道的亲吻。

当他们一只手互相摩挲着贴合着对方的指缝时,雪势愈来愈盛,谁也没拿出魔杖来抵挡这场风雪,他们给予彼此的温暖就足以度过这场寒冬。他们一直向前走着,雪花迅速掩盖了他们走过的痕迹,只剩他们向天光存在出行进的前路。

Fin

直到罗恩松开德拉科的手,蹲下身子捧起一把雪,团成一团扔到了斯莱特林昂贵的袍子上。斯莱特林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哈哈大笑的格兰芬多看了几秒,旋即抓起一把雪来予以反击。

“幼稚。”不远处的赫敏潘西哈利扎比尼评价道。

谁也不知道,罗恩·韦斯莱包里装着两条羊毛的金红相间的围巾。


这篇故事源于我实在是太冷了,最高温零下,窗户漏风,人生无望。

发现自己过70粉了,肥肠激动。

评论(3)
热度(82)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