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欧美/近期跳坑德云社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写不出文。只会OOC。
尖叫少女。

【HP】【德罗】New(无魔法/街头歌手罗)

不想写分手所以没写。剧情混乱。十分OOC。
新春三十天活动。

街头歌手罗。
无魔法设定。

D.A有场演唱会。
说是演唱会也并不太恰当,毕竟D.A用流行的话来说只是个小小的网红组合。有不多不少的身价,刚好够他们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里生存,有不多不少的粉丝,刚好够他们在这七年里坚守梦想不至于各奔东西。但世上的筵席总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刻。
D.A有一场街头演唱会,他们的告别之日。

罗恩坐在高脚凳上,身边坐着他即将各赴前程的至交好友。智慧善良的赫敏低着头,卷曲的头发遮掩她姣好的面孔,她的手机闪烁着微光,罗恩猜测她正在Twitter上戳弄临别的感伤气氛。而另一位有着闪电纹身的好友,哈利·波特,他兴致缺缺地曲起手指弹着他可怜的麦克风,像个幼儿园的孩子一样无聊又可怜。而罗恩把鞋子卡在凳腿那儿,修长的手指掠过吉他的弦,拨弄出几个不成曲调的音符。他们不发一语,沉默得不像是YouTube上长年以风趣幽默霸榜的那个D.A。
有人点燃了一根烟花,那令他看起来像个滑稽的老烟枪。罗恩觉得这该是很好笑的一件事儿,赫敏跟哈利该像往常一样笑得前仰后合,但他没听见赫敏清亮的笑声,也没听见哈利闷在胸膛里的笑意。罗恩伤感地发现,就连他自己也笑不出声。他扭头跟他的好友们交换了一下眼神,赫敏举起她的胳膊,把表盘转到他的方向。
是时候了。罗恩想。于是他握紧了他的吉他,五指并拢用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吉他,赫敏也端坐在她的电子琴面前。她今天的妆很好看,正红色的口红衬得她气场全开,浅色系的眼影却又让罗恩仿佛回到高中的青涩时代,她把乱蓬蓬的头发梳理成典雅端庄的盘发,这一切令成熟与稚嫩惊人又毫无违和的统一在她身上。
哈利咳嗽了一声,罗恩收回视线,把精力专注于手下陪伴他多年的乐器。
哈利开始唱了,岁月仿佛没有侵蚀他的嗓子,他仍然担得起当年的“天籁”的绰号。但罗恩又能在声线之下明确地感知到岁月的刀削斧凿,这里面有无数的只言片语与风景如画,也有无数的感伤悲怆与痛苦心碎。
最后是他们第一首原创歌曲。从相见的两看相厌,到相知的小心翼翼,到相伴的甜蜜温柔,再到相离的冷酷决绝。从头来也从头结束。
罗恩一边弹着,一边听着,又无法抑制地回想着。
D.A原本是个大家庭。
他们是霍格沃茨最棒的乐团,加入者前仆后继,人数最多的时候甚至要占用学院的阶梯教堂才能进行集体训练。而罗恩在这些人中遇见了那个人。

“谁要加入我们??”罗恩正翘着二郎腿对着大屏幕上的播放的乐团视频评头论足,嘴里还塞着爆米花。哈利突然推门而入带来的重磅消息给了他一记重击,他没能利索地合上下巴,这令爆米花不拘小节地纷纷下落。在他旁边的赫敏嫌弃地挪了挪位置。
“就是……”哈利正准备好心地回答罗恩傻乎乎的问题,站在他身后的少年看起来却迫不及待,穿过哈利与门之间的空隙,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站在罗恩面前,“就是我,德拉科·马尔福。鼬鼠。”
赫敏向上帝起誓,她听见罗恩脑子里一根弦愉悦地崩断的声响。她伸手打算及时捂住这个血气方刚的好友的嘴巴,但高跟靴限制了她速度的发挥。
“五音不全乐感奇差的马尔福打算来这儿当棵小盆栽吗?”罗恩脸上有着反击的快感。音乐地带是他的主场,马尔福可没有在这儿撒野的权力。而马尔福毫无动怒的迹象,赫敏看了一眼一脸“救命”表情的哈利,觉得好像即将会有一次要命的大事不妙。
“当然不,我是带着经费制裁的任务来的。”马尔福露出一个微笑,角度正好,风范十足。但罗恩觉得这个混蛋面孔之后掩藏的是个该死的魔鬼。
女人的直觉。赫敏哀叹。
“嘿,马尔福,你不能一上来就裁了我们,我们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哈利拿出手机在德拉科眼前晃了晃,特意放慢了速度使他想让德拉科看见的页面能够完全印入他的眼中然后反映出正立的图像。
“排行榜首真是值得炫耀的资本啊,疤头。”德拉科拖长了腔调,变声的沙哑令他的声音有种诡异的磨砂质感。赫敏紧张的盯着哈利,生怕他也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对已经糟糕无比的现状造成不可挽回的二次打击。好在哈利只是在德拉科注意不到的地方狠狠地对他翻了个白眼。赫敏觉得有点心累,就像她是个幼儿园的指导老师一样。
“你想要什么,马尔福?”赫敏挺直脊背,踩着高跟靴一眨不眨地透过隐形眼镜那层薄片直视骄傲四溢的德拉科。她看起来像一朵栽培在温室的娇花,拥有无与伦比的美丽和与生俱来的柔弱,但其实谁都知道她从不被束缚与限制。
德拉科抿起唇佯作苦恼地环视四周,片刻沉默之后伸手指向忿忿不平的罗恩,“他。”这话听起来暧昧非常,但在场的每个人却都没心思与兴趣把这件事往情趣旖旎的方向靠拢,谁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只是想找罗恩·韦斯莱的麻烦。像每一个马尔福与韦斯莱的关系一样,他们天生的血脉里就流动着彼此敌视。
“接下来到毕业的一年里,我会跟韦斯莱住在一起。我们相安无事,那所有人就会相安无事。”德拉科可惜地摊了摊手,像是他遭受了什么天大的损失一样。罗恩回头扫了一眼前几天才粉刷一新墙壁,D.A的全员合照静静地呆在特意设计的相框里,每个人都朝他投来或恬静或活泼又或疯狂的笑容。
“好。”

哈利还在唱着,赫敏的电子琴也毫无偏差的适时地加入其中。罗恩低着头,等待他进入这首歌曲的那一刹那。

德拉科·马尔福是个难搞的人。
这绝对不是罗恩带着偏见的一家之词,而是整个霍格沃茨有目共睹的事实。罗恩之前尚未切身感受,而这突如其来的同居生活给足了他深入理解这一事实的机会。
第一天,马尔福拖着行李施施然地走进了主卧,丝毫不理会罗恩据理力争的打算。他一进去就反锁上了门,任由罗恩在外面疯狂地跳脚大叫。第二天,他一边嫌弃着床的柔软度一边评价罗恩糟糕的装潢。这直接导致了罗恩在一个月后,某天下课归来时遇见了在他家最后一拨儿进进出出的装修公司的员工,他目瞪口呆地走进去,然后不顾哈利赫敏的深切叮嘱,给了这个耀武扬威的小子一拳。
一场战争的飓风过后,德拉科得以对他这个一年的临时居所进行彻底的重新装修。而罗恩只是叹了口气。他们的关系却在一场打斗后突飞猛进。
“操你,马尔福,你又对我的厨房干了什么?那些面包呢?”罗恩辛苦排练了一天,在结束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所有支撑他正常思维的脑细胞就好像已经停止了工作。他的大脑被香软可口的面包包围,草莓果酱就像是病毒一样感染了他的心脏,他只想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吃顿心心念念的晚餐,然后把自己埋进侧卧像云朵一样柔软的床垫中,香香甜甜地睡上一觉直到自然醒以舒缓连轴转的疲惫。而不是站在他的橱柜前,看见早上还是满满当当的它此时空空如也。
“那些不能吃的东西,我扔掉了。”德拉科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服,一副刚睡醒的慵懒样子,理所当然的回答。他打了个哈欠,一口喝掉了罗恩刚刚热好的家里的最后一杯黑咖啡。虽然罗恩对咖啡深恶痛绝,但那是家里仅剩的与食物搭边的东西了。
“你每天早上都在吃那些‘不能吃’的东西好吗??你又不会因为吃了他们去见上帝!”
德拉科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情,最后跳转为恍然大悟的模样,“难怪我觉得我自己病了。”末了又以诚恳的目光投向罗恩,这令罗恩在这同居的几个月里第无数次内心既叹气又呐喊,他已经做好了原谅这个不懂事的马尔福的准备,然后德拉科说:“贫穷影响了我的健康。”
德拉科在罗恩大脑当机的空档期飞速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德拉科·马尔福,早晚你给我滚出去!”罗恩朝着主卧的方向竖起中指,气冲冲地走回自己的那一间。德拉科颀长的身形靠在主卧的门上,在主卧柔和的灯光下镀上温柔又模糊的色彩,他听着罗恩可以踩踏出来的声响,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像光,像水,像爱。
罗恩推开房门,一餐奢华不足但美味有余的晚餐被齐齐整整地摆在他的桌子上。他走进几步摸了摸盛着橙汁的杯子,温热立即透过肌肤,穿越他的每一根血管,像是天使跨越荒原。

该罗恩了。他的吉他在哈利唱到婉转缠绵的唱词时切入歌曲,和赫敏的电子琴声亲密无间的融合在一起,像过往的七年来的每一天一样。

那天是罗恩的生日。
一个不普通的生日,昭示着他即将告别他的高中时代,迈上新的征程,在琐碎里拼搏平凡的人生。而他必须告别他深爱的歌唱与演奏,归于世俗。同时D.A在这天有一场毕业狂欢的演唱会在学校的露天礼堂里展开。
每个人都忙得不行,于是罗恩直到上场演出的前一秒也只收到了来自父母兄弟的祝福。他的小妹妹金妮甚至从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这令他有点不言而喻的沮丧。
而德拉科·马尔福好像也把他的生日忘了个一干二净。甚至还拒绝了来看他的演出。
同居生活悄无声息的改变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们之间有暧昧情愫像暗潮一样涌动直到淹没某个人的堤岸。但罗恩觉得显然是他先在海浪前全面崩盘,而德拉科还像个虚伪的混球一样保持着他的高姿态。他踢了脚前面的迪安又迅速收回腿,装作若无其事,只留下迪安一脸状况外。
罗恩一步一步向前,幕布缓缓打开,光影从他的侧脸像个狡猾的捣蛋鬼一样溜过又不留痕迹,他隐没在阴影里一路走向中央。光圈突然降临,罗恩像是发光的神迹。像当年一样,音乐是他的主场范围。
他垂下头,放弃在观众席上寻找某个人。他的左脚随着逐渐响度增长的伴奏踩叩地板,他张开嘴,心中突然一片平静,像是死海一样澄澈透亮又安稳平缓。他突然想,他得继续唱下去。
他得继续唱下去。
他在万众瞩目下放声歌唱,青春恣意,直率不羁,他弹着吉他。
德拉科是万众之一,但不甘心自己只是万众之一。他敲了几下手机,突然有烟火在空中闪现。德拉科看着罗恩抬起头来,水般的瞳眸里闪烁着惊诧。烟花接二连三的炸响,在天空中流光溢彩,花火顺着天际滑向罗恩身边,令他在夜幕中更加熠熠灼灼。星辰在此时只得逊色黯然,做个不声不响的配角。
罗恩像是受到指引,低下头,无需寻找就遇见了那颗心。他对他露出个傻气的笑容,却动人心弦。他们明明离得不算太近,但他们还是能听见彼此心脏跳动的声音。德拉科张开嘴,罗恩也张开嘴。
“我爱你。”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两颗心重合在一处。爱情悄然而至,甜蜜又婉转。
身后的屏幕上的图像忽然变为不远处的体育馆,不在礼堂的所有D.A成员站在那儿,点燃一朵又一朵烟花,像是点燃他们的青春时代。他们笑着对他说——“生日快乐!”
金妮还隔空给了他一个拥抱。

这首歌耐人寻味的就是这儿,甜蜜的旋律陡然转为绮丽又悲凉的哀伤。哈利与赫敏谁也唱不出这种情绪的转变,只有罗恩。一个人,一把吉他,一场空梦。但他很多年没有唱过这首歌了,以至于哈利不得不接过重担。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唱这首歌的机会了,他有太多年代久远的情绪回到了躯壳之中。他弹奏着,加入了哈利的歌声中,他的好友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自动的降低音量转为和声。罗恩突然想起赫敏当年弹的是钢琴,又想起哈利曾经跑调的日子。
他不至于泪流满面,但所有情感堆积在他的胸腔,他像个被吹涨的气球,离释放只有一线之隔。危险与安宁共生。他听见伴奏到尾声,看见哈利与赫敏站起来,看见那个七年来一场演唱也没有落下的戴着墨镜的兜帽粉丝。
他没动,直到人群散去,只剩下他们四个。粉丝走进罗恩,单膝跪在地上,他看见骨节分明的一双手缓缓拉开兜帽,然后是魂牵梦萦的那张脸。
哈利与赫敏沉默地站在那儿。
“罗恩。”德拉科说,而罗恩只是低低的应了声。
“我的新生活需要你,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你。”
“我们回家吧。”
罗恩看着他,像是那个夜晚时一样。
他最终站了起来,向德拉科伸出了手。

Fin

评论(3)
热度(47)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