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欧美/近期跳坑德云社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写不出文。只会OOC。
尖叫少女。

【HP】【德罗】世纪婚礼

德罗新春30天活动。

OOC。

原作设定。时间线没有。文笔死了。文不对题。

原本今天的太太窗了,等到现在也没出现,所以我出来一下(。


世纪婚礼by紫莫VioletMo

德拉科·马尔福,全霍格沃茨赫赫有名的斯莱特林王子,万千少女眼中家世显赫的白马王子,耀眼辉煌的传奇神话,而这位天之骄子最近却显然陷入了爱情的烦恼之中。

《唱唱反调》拿了整整八页来讲述各位擅长在蛛丝马迹里探索真相的学院八卦团打开的脑洞,而真正知道全部来龙去脉的布雷斯把那几张论据详实论述清晰逻辑缜密贴在了他们的寝室里,每天哈哈大笑想要以此取笑那个陷入爱河的好友。但这一点作用也没起到,德拉科丝毫不在意他们的笑声与目光,坚持我行我素。

这是个春暖花开的周末清晨,学生们结束了一周紧张忙碌的课程,终于从魔咒魔药占星等等随便什么科目里脱身而出,十五六岁的青少年交接时代正是闲不下来的年代,他们早在周一就约好了这趟霍格莫德之旅。这个“他们”在一年以前还仅仅指斯莱特林这群世家子弟,但一年之后,布雷斯嫌弃地看着德拉科用着蠢笨的方法去邀请一群莽撞又对一切充满好奇心的格兰芬多。纯血斯莱特林的沦陷——这是布雷斯看着德拉科拔出魔杖恶狠狠地发出邀请前的想法,在这之后他转变了想法——德拉科怕是靠脸才追到那个红毛的吧。

“你觉得我穿这身怎么样?”德拉科起了个大早,虽然他抵死不承认,但布雷斯以性命起誓他早在两个半小时前就能听见衣料摩擦的窸窸窣窣之声,他甚至觉得恍惚之间他还听见了瓶瓶罐罐轻微的撞击声,就像是那些修容产品的盛放器皿的碰撞。他低头看了看床上高高垒起的衣服堆,毫不怀疑德拉科已经在这两个半小时之内对他这些价格不菲的衣服进行了些什么活动。他都能想象得出德拉科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换上另一件衣服的样子,嘴里念叨着这里不行那里不对。

“我们只是去趟霍格莫德好吗?为什么搞得像是场世纪婚礼一样郑重。”布雷斯指着床上堆积的衣服,一副质问世界的蠢样子。而德拉科却被某几个单词戳中了愉悦点,在试换衣服的时间内忙里偷闲给了布雷斯一个赞赏的微笑:“早晚会是。”

布雷斯在思维打击前愣怔了一秒,下一秒高举白旗决定不再试图让这个被爱情迷蒙双眼的少年恢复清醒,他还不想在吃点儿正经东西前被狗粮喂个饱。于是他静静地靠在房间的墙壁上,不跟往常一样像个小姑娘似的抱怨阴冷和潮湿,只是像个人型报时器那样站在那儿避免他们迟到惹恼那些女孩儿们。虽然布雷斯的报时与标准时间有那么一点偏差,但他们不仅赶在了姑娘们前头,甚至是最先到达的那两个。 

德拉科和往常大不相同,铂金色的发丝跳脱出原先的框架,他说想要营造出一种轻松自然的氛围,然后左看看右看看打算对自己用了个生发咒,但在最后关头被布雷斯阻止了。他的衣着并不容易一眼看出精细,但仔细观察就会发觉耐人寻味之处。布雷斯觉得他可以给这个装束打个满分,即便以他长年被母亲熏陶而来的审美眼光来挑剔,这身装扮也挑不出任何差错。

“你恋爱中的气息太浓,我不是很想跟你站在一起。”

而德拉科甚至连余光也不屑于分给单身的好友,只沉静地盯着来路,期待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下一秒。布雷斯在心中叹息,他在一旁看着德拉科,不再星辉璀璨夺目逼人,任由温柔缱绻爬上他笔直的身形,他站在晨光中,目光温和像是随时准备拥谁入怀,不可置疑的坚定又无法褪下的柔和。布雷斯抿了抿嘴,明确地知道,德拉科确实找到了那个人。

下一个到来的是斯莱特林名气与德拉科比肩的话题女王,他们的帕金森小姐。布雷斯兴奋地朝着她挥手,感慨终于有个人与他一起在这儿委委屈屈地啃狗粮了,德拉科也不负众望,与潘西几句简短的问候之后又回归等待之中。潘西气哼哼地站到布雷斯身边,如此冷遇虽在预料之中,但这不是德拉科变着法儿秀恩爱的借口,于是索性站也不站了,扯着充当提款机的布雷斯就迈进身边的百年裁缝屋。布雷斯本来向梅林祈祷有个人能来从他人的恋爱魔境里拯救他,但潘西显然正在拉着他进入另一个死亡圣地。潘西回过头,眯起眼睛微笑着瞟了一眼步伐卡顿的好友,于是万事大吉。

格兰芬多三人组常常形影不离,但今天显然不在“常常”的范围内。罗恩只身走到德拉科面前,在光线晕染下好看得不像话。德拉科此时此刻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汇聚在眼前这个瘦削高挑的少年身上,看他的红发在春寒料峭里燃烧空气,在德拉科心里制造出一连串的“噼啪”声响,看他点缀在面孔上的雀斑,像是高纯度金刚石在灯光下的纹路,看他碧蓝如海的澄澈眼眸。然后德拉科给了他的红发恋人一个拥抱,这个拥抱简单干净又纯情,却将两个人的心房用甜蜜得感情填得满满当当,不给糟糕情绪分毫可趁之机。

他们在四月里不炽热也不冰冷的阳光下长长久久地拥抱着彼此,感受对方为自己而有力跳动的那颗心脏。他们在街上放肆挥洒自己的爱意,引得无数人驻足围观,甚至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些霍格沃茨单纯的日子。

少年人的爱就是这个样子,甜蜜又纯粹,他们把彼此的心绪交换,用坦诚以待得来这份想要告知全世界的无价之宝。他们爱意弥漫却没有烈焰熊熊灼痛肌肤,只是像是和煦春光下缀满枝头含苞待放的春华,悄悄吐露芬芳浸润包裹他们自己。

FIN.

哈利和赫敏从背后的蜂蜜公爵中走出来,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糖果砸向两个不停挥洒狗粮的人。布雷斯和潘西则高呼:“婚礼礼服我们已经帮你们订好了!”

《唱唱反调》杂志特约记者卢娜在回来当天就一头扎进自己的工作室。 

第二天,全霍格沃茨都知道了德拉科·马尔福和罗恩·韦斯莱的恋爱情况。

 

评论(3)
热度(100)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