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欧美/近期跳坑德云社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写不出文。只会OOC。
尖叫少女。

【德罗】Adolescent(无魔法高中设定)

德罗新春30天活动!(持续招募中!!

Adolescent by紫莫VioletMo

OOC

灵魂伴侣AU(无魔法高中设定)

棒球部分全是胡扯。年龄操作。涉及布雷斯/潘西。


德拉科对找到他的灵魂伴侣不抱希望,一点儿也不。他把自己缠绕终身无可避免的家族负担在这场狐朋狗友的新年聚餐里作为谈资大谈特谈,以此来论证他无法跟灵魂伴侣共度终生这一他自认为确凿不移的论点。

“适可而止吧马尔福!你只是在给自己畏畏缩缩的心理找个下坡的台阶!”潘西在这场多方面的高谈阔论中一鸣惊人,笑得坐在她身旁原本半醉半醒的布雷斯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红酒杯。

“操,扎比尼,别搞得我身边一堆玻璃碎片,你个烦人鬼。”潘西嫌恶地皱起她的眉头与鼻子,气呼呼地挪向刚刚沦为她调笑的材料的德拉科,也不管德拉科是怎样挥舞着双手抵制她的到来。

“是你先开始的,帕金森,别在那儿血口喷人!”布雷斯对于潘西远离的一事夸张地向前倾着拱了拱肩膀,念念有词着潘西的罪状,然后手指流畅地盘旋在她完好无损还印着口红印子的酒杯上,趁她的神经还在被酒精腐蚀而不能及时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将酒杯拿了过来一饮而尽,他还特意将唇瓣合在潘西留下的口红唇印上。

这一切被德拉科尽收眼底,他被恶心到一样恶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潘西抽出所剩无几的神智拿来怀疑他们是否应该现在就拨打急救电话以防他背过气去。

“你们太恶心了!”德拉科咒骂道,闭上了眼睛。

宿醉不太好受,德拉科翻了个身,任由阳光渗透进他的被子里,头疼欲裂的感觉在阳光普照下愈发强烈。

“老天……”德拉科呻吟着,艰难地伸出手指向枕边暴露在干热空气里的那边区域摸索,直到指尖得以触碰到他前几天新挑选的手机壳。他把它用布料传送过来,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时间。他还处于宿醉未醒的迟钝状态,大脑直接把相机快捷键当作Home键,指挥手指按下那块长方形凸起。屏幕由暗转亮,自拍摄像头由于他与手机之间不算近的距离而正对着他的下颌与胸膛之间的部位,宽大的手机屏幕刹那间被自己放大的肌肤所占据,德拉科昏昏沉沉地大脑猛然在摄像头里抓住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见鬼?”德拉科略微眯起了眼睛,蓝灰色的瞳眸即使收缩成了一条细小的罅隙也不能掩盖其中哪怕仅有万分之一的光芒。他审视着屏幕中与往常并无两样的自己,突然抓住了那少得可怜的细枝末节,直到追根溯源探查到那真正引起他注意的部位。他盯着那儿,一动也不动,而宿醉的疲倦困顿正被这突如其来的“礼物”强硬地一点一点清扫干净。

德拉科缓缓地抬起手掌,盖在他引人注目的锁骨处轻轻地按压抚摩,那儿用手指探索不出来任何异样,而当清醒的神智终于回归他的体内的时候,他意识到一切都彻底的不一样了。

“我可真不想遇见你。”他虽然嘴上烦恼而厌恶,可另一只原本空闲的手现在正在他的神经系统的命令下忙着把镜头拉近,以便他能更好地分辨他苍白的皮肤上面究竟出现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

那还无法被称之为字体,准确的定义应该称其为色块。但这也足以宣告一个既振奋人心又扫人兴致的事实了――德拉科·马尔福的灵魂伴侣正在向他靠近。这个灰暗的色块在某一天会褪去平平无奇的外衣,露出内里掩藏的最珍贵的宝藏,闪烁着灵魂交融的光影交错。但他现在仍然黯淡无光,像块被丢弃在森林公园里的混凝土石子,平凡又机械,毫无自然之感。所以德拉科抿起唇瓣,放任自己再次被头痛控制,然后理所当然地将此抛之脑后。

但德拉科自此穿起了他厌恶的高领毛衣。

 

罗恩对待“灵魂伴侣”一事的态度很平和,既不盲目抵制摒弃,也不愚昧跟风崇拜。这取决于他随遇而安的处事准则,而她的母亲莫丽则认为这是因为他的双胞胎兄弟们,毕竟当灵魂伴侣不只局限于伴侣,那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而言就没那么重要了。

“我有时候很难理解妈妈老拿我们两个举例子这件事。”弗雷德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叉走了罗恩盘子里最后一根香肠。

“就好像我们是全家最不令人省心的孩子一样!”乔治刻意用了他八百年没有踏足过的音乐剧领域的腔调来强烈赞同他的兄弟,顺手抢走了罗恩的奶酪黄油面包,一分为二给了弗雷德一半。

他们含糊着细数他们乖顺听话的事例,直到莫丽走了过来给了他们弧线可爱的后脑勺一人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韦斯莱家最能惹祸的兄弟才慢慢悠悠地晃起来走向门口,在门口吞咽下最后一口面包,然后不顾小弟气急败坏的呼喊大笑着扬长而去。

“灵魂伴侣总是这样合在一起折磨他们的兄弟吗!”罗恩怒火中烧地盯着被双胞胎的行动而奏响的门口风铃,然后回过来看着只剩下绿油油的蔬菜沙拉的空盘子,心中被一阵恶寒扫过,预备着拔腿就跑。

但母亲永远是最了解孩子的,不是吗?莫丽智慧的眼眸洞穿了她的小儿子投机取巧的小算盘,在他的屁股还未能完全彻底脱离椅子的束缚前就把他死死地按在原地,几毫米的移动在此时都成为了不可及的奢望。

“关于问题,答案是不。”莫丽神态温和地坐在儿子的身旁,目光温柔却不容置疑。“坐在这儿,吃完再走。”

“妈妈!我已经是个高中生了!”罗恩尖叫着,想要把这份令他左右为难的事物退回生产厂家。他往原本双胞胎的位置那儿瞟了几眼,蔬菜沙拉都不翼而飞,他又低下头,意识到他兄弟们那些该死的沙拉并非在他们的胃袋里等待消化而是静静地呆在他的碗里,那些青翠欲滴的蔬菜像是一群小恶魔一样对他露出阴险狡诈的邪恶微笑。

“就算你结婚生子,姑且认为你的那位会是个小姑娘,你也照样得乖乖吃完妈妈做的早餐。”莫丽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罗恩的领口,不在意小儿子异常惊恐地捏住自己领口之间的缝隙。红发母亲好笑地看着罗恩滑稽的一系列动作,摇了摇头开始吃自己的那份早餐。

“遇见,”罗恩本想说“她”,但最终选择了这个中性化的形容,“嗯,这个人,我会有什么感觉吗?”

“幸好你没拿这个问题去询问双胞胎,否则你会显得蠢毙了!”金妮端着她的空杯子从楼梯上慢悠悠地走下来,笑着评价她的兄长。她踩着毛茸茸的大白拖鞋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鲜榨柳橙汁,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咬起了她干巴巴的面包片。

罗恩机智地把“我本来想问,鉴于他们是我最熟悉的人”这句话咽回胃里,他还不想在大清早就引起韦斯莱家的哄堂大笑。于是他清点了一下金妮盘子里少得可怜的食物,换了个话题:“这可不像你,简直诡异得和鸸鹋在南极大陆活蹦乱跳有得一比。”

“管住你的嘴!好好吃你的蔬菜沙拉!”十三四岁的少女金妮满含胶原蛋白的脸颊上飞起两抹显眼的红云,像是一次失败拙劣的腮红尝试,同时她还不忘给她的兄长一个恼羞成怒的眼神。

“这没什么金妮。”莫丽一贯承担这个调节子女间摩擦的好妈妈角色,她安抚地拍了拍小女儿的头顶。“或许你可以给你的准遇见灵魂伴侣的哥哥一点参考?”

金妮从鼻子里冒出一声重重的哼声,罗恩觉得他都看见滚滚浓烟从他妹妹的鼻孔里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重回机械轰隆的蒸汽时代,但他明智地没有告诉他的小妹妹。

于是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张口说道:“我不是很清楚别人的感觉,反正我见到他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了,就是他了。”

“你早恋。”罗恩搜罗遍大脑里的词汇,最后给了他秀恩爱的妹妹一个最贴切又不过火的评价,以安抚他忐忑不安的心。

“快滚去上学!罗恩·韦斯莱!”

韦斯莱一家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而来到了这座不算陌生的城市,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小儿子身上的灵魂伴侣印痕,这令全家惊讶又喜悦。他们确信不疑,罗恩会在这所新学校里遇见他生命里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罗恩从今天起想拒绝拥有那个该死的“灵魂伴侣”,今天的准确定义是那块灰暗的色斑褪去丑陋的外貌露出其中真正流光溢彩的东西,那上面写着“德拉科”。

当然,在整个世界的范围内,名为德拉科的人多了去了,只能把性别从不确定缩小为男。但他在这儿,在这里的唯一一所高中所管辖的范围内,只有一个德拉科。

“操。”他们在校棒球队的更衣室里面面相觑,视线准确地落在了对方的脖颈处。在对方纹理可见的肌肤上他们看见了那上面躺着的自己的名字。

哇喔,真够不幸。

罗恩没法说他不认识德拉科,全美高中棒球这个圈子里没人敢说自己对德拉科这个名字没有耳闻,毕竟他是这个领域令人闻风丧胆的佼佼者。但他真的不欣赏这个出色的球手,就像他不欣赏双胞胎整蛊他的把戏一样,他们甚至隔空通过网络信件互殴过,闹得人尽皆知。

“哇噢。”突然闯进来的布雷斯看着一左一右明显处于对峙状态的半裸躯体,装模作样地张开五指遮挡住自己的眼睛。“解决生理需求去开房,解决陈年积怨得注意那个。”布雷斯善意地指了指贴在那边的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更衣室守则。

“滚蛋,扎比尼!”他们异口同声地对可怜的布雷斯怒吼,英俊的少年只好摊了摊手掌,提醒过时间之后就退了出去,只留下德拉科和罗恩大眼瞪小眼。

“你这个菜鸟可别毁了我们的这赛季。”

“你该自求多福马尔福!省得哪一天你得像个扎辫子的小姑娘一样哭着向你妈妈哭诉你被挤出队伍!”

“就凭你那点能力!大概你下辈子也看不见那一天了!”

“好了,孩子们,该训练了。”伍德闯进来,一手一个把他们拎了出去,像个操心过度的鸡妈妈。罗恩被自己的脑补戳到了笑点,他情不自禁地咧开嘴唇露出一个微笑,而身旁的德拉科显然也想到了什么好笑地东西,肩膀颤抖的幅度即使克制也仍然出卖了他。他们对视一眼,同时蹙起了眉头,互相气哼哼地瞪了对方又将头偏转直挺挺的九十度,直到余光也瞥不见对方糟心的一举一动。

伍德一直关注着那两个孩子,生怕他们在训练场上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作为这支高中棒球队的队长,他这两个不开窍的小孩的担忧使得他自己到了不得安寝的地步。但好在十七岁的年龄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无端生出的叛逆心理,还有一定程度的成熟。这让整件事情得以变得不那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而得以被顺利解决。即便他是一个无神论者,此时也想要匍匐在土地上,感谢上帝的恩赐。

罗恩和德拉科的搭档惊人得默契,这令许多仍处于对外来人口提防状态的少年们因疑惑不解而卸下心房,最后混作一团。十七八岁的少年们,情绪来去疾如闪电,或许只要一场完美配合就能获得彼此真挚的友谊。就像罗恩之前所说的:他不欣赏这个人,但这不会抹杀另一个人在这个领域里优异的成绩,也毫不妨碍他们在赛场为了同一个目标挥洒青春。

 

“你一碰到罗恩·韦斯莱相关的事情就搞不懂‘相安无事’的含义了,德拉科。”潘西靠在棒球场隔绝观众席与训练场的低矮的水泥壁上,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交友不慎犯下的恶果,试图传达自己这句话所包含的真诚程度。

“那年也是这样。很多人都提出了对你的战略布局的不同意见,但你只针对他,简直挑起了一场世纪口水大战。”布雷斯心有余悸地抚摸着胸口附和道,事实上,无论潘西说的话是否有道理,他总会毫无底线地赞同他的女朋友,德拉科对这对儿无时无地不在散发着恩爱气息的情侣翻了翻眼睛。

“我没有只针对他,他只是个不懂事儿的菜鸟而已。”德拉科随手拿起潘西身旁的杯子喝了几口,尚未发育成熟的喉结在此时已经颇具性感意味的上下滑动。潘西神色一变,纤纤玉指想要抢夺回那个杯子,但还是晚了一步,她只好快速地从德拉科身前的区域快速跳开,高跟鞋还伤害到了她的脚踝,不过她觉得与布雷斯地下场她还是值得骄傲的。

“谁他妈给我带的果汁?这里面的糖分有一整个奶茶店那么多了!”德拉科丝毫没有愧疚之心,还嫌恶地远离了被女友抛弃的布雷斯,徒留他一脸崩溃地站在原地。

“因为那是我的,马尔福。”罗恩看着那杯被评价“多糖”的饮料躺在地上,残存的液体在地面上楚楚可怜地吐出汩汩的橙色液体,强迫自己按压下心中跳跃沸腾着的火焰,冷漠地说。

德拉科愣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应了一个气音。

“哦??你就只是‘哦’一声了事吗,德拉科·马尔福??你给我搞清楚状况!!”在罗恩伸手牢牢拽住这个不省心的搭档之前,德拉科先一步识破了罗恩的意图,鞋跟向后一磕再紧接着一个利落的转身,飞跑着向训练场地内部奔去,后面紧跟着要为自己的“高糖分橙汁”讨回公道的罗恩。

“德拉科跟极尽所能引起暗恋对象的初中男生一模一样。”潘西向观众席上后退了几排,眺望着场内追逐着的两抹身影,他们之间的距离被不断放低速度的德拉科缓缓缩短,然后两个人一同扑在地上,像两个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打闹。“他们会是天生一对。”

“我同意。”脏兮兮的布雷斯凑到他漂亮高雅的女朋友身边,再次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给予他的女王殿下他全部的支持。潘西无奈地叹了口气,娇小的身体中力量无边的灵魂驱赶着她的男朋友去把自己收拾干净,她无需羡慕还在与内心迷雾搏斗的那对“天生一对”,即使他们已经离开愚蠢得想要抗拒逃避灵魂指引的阶段,但仍在在情感的交叉路口面前举棋不定,他们小心翼翼地探索着这份感情的边界,直到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这份爱漫无边际,而她已经收获了此生挚爱。

当然了,他们也会的。潘西最后遥遥地看了一眼场上正相互比划着动作的两个青涩少年,细微的盎然笑意浮现在她的眉侧唇角,她摇了摇头,牵起布雷斯的手。

FIN.

我知道这看上去很像个TBC结尾,但确实是个FIN。可能有一天会再写写,但是青少年恋爱到这个地方戛然而止岂不是更好,还有很多的想象空间,关于他们的相爱与相伴。

关于未成年饮酒,是违法的!!请不要学习!!!文中设定也是偷偷的喝!

祝我自己十七岁生日快乐!明年的今天就可以写R18了!(等等

今天有60热度的文了,开心(出息),破90粉啦,起飞!

评论(7)
热度(71)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