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HP】【德罗】Seasons

2.24德罗新春活动

(昨天脑子bug了自己也发了一篇……其实是有别的太太的!欢迎踊跃加入!

联动春夏/寒星两三点

OOC。

习惯性哈罗赫/德布潘三人组。原著背景私设。时间线混乱。

Seasons by紫莫VioletMo


Fall

人们好不容易才熬过高温的那些日子,以自己在炙烤中的坚毅不屈换取了今年份的乍起秋风。罗恩本该在这个终于回归人体正常忍受程度的气温里跟朋友们来一场——或者多场——激动人心的夜游活动,但他被困在簌簌落叶与他的男友的双重攻击之下了。

夏秋的换季一般而言并不突兀,与冬春相比甚至该称得上简明清晰,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因此人们能更好地掌握自己的穿搭,从而摆脱某种惹人烦恼的小疾病缠身所带来的麻烦。但今年这条真理不再适用于罗恩了,他在开学第一天就搞清楚了现状。

罗恩站在人声鼎沸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被人数庞大的韦斯莱家族层层包围在最中间,他的头昏昏沉沉的,妈妈的爱护的叮嘱也只能在他耳边滑过,之后变得朦胧不清。他痛苦地擤了擤鼻子,这成功地让他在感冒的苦海里找回一点点舒坦的感觉,他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妈妈的话上,但这还是太难了。噢,就像春天听见德拉科名字时候一样。他苦中作乐地想,被拥挤着上了火车。

罗恩艰难地跟几位朋友恹恹地打了招呼,随即坐到了靠窗的位置,安静地等待着驶向他的新学年。哈利和赫敏压低了声音在闲聊,即便车厢外吵闹嘈杂,罗恩还是被昏昏沉沉的大脑所控制,放任自己睡了个安稳觉。

等到红发小子终于转醒,快速行驶的火车外已经是夜幕深沉繁星缀挂满天,他抽了抽鼻子,感觉自己的病情正在朝着更加严重的方向撒蹄狂奔。他对面的哈利和赫敏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他稍微活动了自己因错误的睡眠姿势而疼痛的肩颈,忽然感觉什么东西的重量突然被卸下,而后背的暖意也霎时间被温凉替代。

“那是什么?”罗恩茫然地盯着他眼前的两位好友,他的智慧显然还在流感病毒里拼命挣扎,这使得他丝毫没考虑之前坐在他身旁的哈利跑到对面的原因。

“换我就不会问这种答案显而易见的傻问题。”

回答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每一个单词的音调都曾在他的心湖里投掷下棱角分明的小石子,激起千层涟漪。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那个人的欠揍程度,绝对不影响,罗恩拿流感病毒起誓。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呆在你的车厢里?”罗恩已经尽力了,但感冒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地改变他说话的腔调,这令他看起来像个软绵绵的红发玩偶,马尔福专供的那种。

“因为我的不省心的男朋友不在我的车厢。”德拉科平淡地回答到,丝毫没意识到这记完美直球的威力。即便周围的人都在他一句话之后深吸了一口气,他也能做到只听见罗恩相对粗重的喘息,真是天赋异禀。

德拉科抿起薄唇,懒得理会对面两位的炯炯目光,单手拎起因为罗恩的活动而滑动的外套,又原路返回搭回了他的肩膀上,而他的胳膊也顺势停在了男友身上。

黏黏糊糊,太恶心了。赫敏和哈利纷纷把眼睛转向窗外。

“晚上别让我在你不该去的地方逮到你。”德拉科凑近罗恩的耳朵,但音量却故意没有放低,他的目的可不是只让罗恩听见他的警告,“没有不合时宜的衣服,没有乱七八糟的饮食,更没有夜游,直到感冒结束!”

恶心!!!罗恩内心对男友的独裁专制尖叫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和好友们一同展望无边原野。只有德拉科洋洋得意地翘起腿来。

Winter

这是奇幻的魔法世界,人人可以高举他们材质各样的魔杖改变他人或自己,魔法在空气中悄无声息地留下更迭覆盖的轨迹,但它绝对不是无所不能的天赐之物,总有魔法也力所不及的范围,例如时间。

冬天的到来是自然法则带来的必然结果,魔法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在大自然对冷空气大开方便之门时紧闭人为的门窗。外面没下雪,空气干燥得一塌糊涂,冷流冬窜西跑。

“你们这儿也太冷了。”罗恩和德拉科头挨头靠在一起,在斯莱特林终年不灭的炉火前面依偎着取暖。这段恋情在夏季告白后,他们两个可谓热恋期,虽然现在只是少有来人的清晨,但实际上熙熙攘攘的宴会大厅也不会令他们收敛多少,对此双方的一众好友都纷纷表示“眼瞎”。

“那是你承受力太差。”德拉科没有好气地回答,手还是很诚实地伸出来在男友的头发上摸了几把,以示自己言下的抚慰之意。

“这明摆着是你们斯莱特林的硬件设备太糟糕了。”罗恩像往常一样跟男友胡乱地吵嘴,正等待着他的回应,准备随时来一场甜蜜反击战。

“好过你们的简陋。”无营养的对话是他们相处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这么简单的互相攻击也会带走欢欣的意味。人渐渐多了起来,或多或少都在有意无意地向他们这儿投来好奇的目光。

于是德拉科率先站起身来,冷漠地扫视了那群神态各异的偷窥者。作为光明正大地注视他们的两个人,潘西和布雷斯只给德拉科投递了一个嫌弃的眼神,而德拉科对此接受良好。

“走吧,快上课了。”罗恩也站起来,头向地窖通往外界的出口处伸了伸,接着颔首跟曾经的对头小姐与先生致敬,便快步向外走去。冬天的地窖冷得出奇。德拉科没兴趣观察自己好友们表情崩塌的全过程,几步跟上男友与他并肩而行。

冬天的寒冷令人手足无措,无论你是否拥有魔法。他们裹着厚厚的袍子,背负着温暖的重量艰难前行,红发一贯在夏日张扬,冬日则情理之中的使其畏缩,整个人都像是一朵焉巴巴的魔法植物。

德拉科看着他的男友尽可能地把自己裸露的皮肤缩到不太合身的衣服中,滑稽得有点儿搞笑。马尔福家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笑着落后罗恩一步,在他的背后敞开了他的袍子,将他的少年完完整整地包进怀中。

“怎么样?”

“……算你聪明。”

FIN.

 

评论(6)
热度(46)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