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欧美/近期跳坑德云社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写不出文。只会OOC。
尖叫少女。

【代发】【HP】【德罗】梦境之后(颠倒世界AU)

梦境之后by我的妈呀(随缘ID)

颠倒世界au

全年龄一发完
话废体。原发布点这里

1.
   食死徒的又一次袭击,罗恩被狂热食死徒的阿瓦达科索命击中,倒在地上生死不明。魔杖上的反弹咒来不及收回,带着致命阿瓦达科索命打进没有来得起察觉到危险的德拉科身上。
  亲人和朋友的尖叫此起彼伏,巨大地悲伤压垮在场所有巫师。哈利波特强撑着一口气,带领着剩余巫师击倒食死徒们。可牺牲的人却永远回不来了。

  “汤姆·费尔顿!放下你的手机,并站起来回答这个问题,马上。”中年教师敲击着黑板。
  德拉科放下手中奇怪的长方体,看了看周围。这里太奇怪了,没有小精灵,没有魔法动植物,就像来到另一个世界。德拉科粗喘几口气,打在背后的恶咒的痛感还存在着,这真是太奇怪了,德拉科站起来跑出教室。
  “汤姆!!回来!”
  ‘我不是什么汤姆,我是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奔跑着,在拐角撞到一个人。“好疼!”丹尼尔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你跑的这么快干什么?不会坐代步车吗?”“哈利波特?”德拉科吃惊,这个哈利似乎没有闪电一样的疤痕。“谁?哈利波特?我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你大概是认错人了。”丹尼尔一副见鬼的样子。
  “先不管这个,我现在是在哪里?”德拉科抓着丹尼尔的领子问,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上世界,你抬头看看。我们的对面还有个下世界。”丹尼尔掰开德拉科的手,指着天上。“我的梅林。”德拉科抬头看着本属于天空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另一个世界。丹尼尔看神经病一样看了德拉科一眼。

  “这里好像是麻瓜的地盘?”罗恩揉着剧痛的胸口观察四周,“麻瓜的文明什么时候倒退成这个样子?”“嘿,小傻子。你是被上世界的垃圾砸聪明了吗?”一个流浪汉调侃罗恩。“什么?上世界?”罗恩提了提自己磨损过度的裤子。“就是头上的那个世界啊。”流浪汉咕哝着,“这哪是砸聪明,还是一样的傻。”

2.
   德拉科在这个奇怪的世界生活了一个多月,明显的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德拉科很痛苦,但他只能在人前强忍着,据那个酷似疤头的丹尼尔说,不正常的上世界人是会被拉进精神病院改造的。而且上世界人是不能与下世界人通婚,更别说恋爱了。诸多的条条框框框住这个自傲的马尔福。
  “别不高兴,汤姆不我是说德拉科。也许爬一下最高山会让你的心情好一点。”丹尼尔是如此建议。德拉科点点头,让丹尼尔帮自己请了假,带着一些食物和工具开始爬那座几乎快和下世界相连的山峰。似乎这里的高峰用不到爬山用的绳子,德拉科把绳子别到腰上,继续往山上走。
  “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了!我好像吃苹果派啊!我想回去,回家。”罗恩坐在下世界最高的山峰悬崖上,饥肠辘辘。这一个月他做了许多工作才勉强给自己换一身旧衣服,每一餐都是半个干巴巴的面包。这个空旷无人的地方是远离这两个世界的中心点,也是罗恩放松的地方。

  “罗恩韦斯莱!!!”德拉科发现头顶相对的山峰上不正是韦斯莱家的儿子在碎碎念吗。“谁?谁叫我?”罗恩左看右看。“抬头。”德拉科心情轻松许多,至少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上,还有一个和他一起来的人。“我的梅林,是你!”罗恩仰着头看着一身整洁的马尔福德拉科,“看来你比我过的好啊。对了,你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德拉科用尽力气把手里的压缩饼干扔到天上:“我还剩一块压缩饼干,可能味道不是很好。”罗恩借助从天上掉下来的饼干,第一次这么想感谢马尔福家的自大狂。他们就这样坐在对方的头顶上的悬崖上,一边看着这个世界最顶端的风景一边打打嘴炮。
  “不好,我要去做工了。下次见,马尔福。”韦斯莱急忙啃完饼干,又抓了一把雪塞到嘴里。“下次的这个时间,我还在这里等你。星期二,10点。”德拉科看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对着天空那边的世界喊道。“我知道啦!!”罗恩一边跑下山一边喊道。

3.
   很快一段时间过去了,罗恩托德拉科的帮助,得到了不少食物和新衣服。两人的感情渐渐升温到一个危险的境界。“罗恩。你想过来我这边看看吗?”德拉科看着头顶山崖明显比原来胖了一点的罗恩。“我愿意。咳,我是说当然。”罗恩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激动。
  之后德拉科靠着一个结实又防滑的爬山索把罗恩拽下来。“你还好吗?”德拉科摸摸罗恩的头发,“有没有感觉缺氧?”“我很好,只是我的身体试图往天上飘。”罗恩来到上世界,对任何事物都很稀奇。德拉科带着被绳子固定在自己身上的罗恩玩了一会儿,然后在一个有凹槽的岩石下休息。
  “我很想亲你。”德拉科如实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我也是。”罗恩回答。他们交换了一个青涩的吻。

  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德拉科准备送罗恩回下世界。猎狗和巡逻警察的吵闹声由远到近,一个壮汉扑上来锁德拉科的手。“NO!罗恩!”绳子从手里脱出,德拉科眼睁睁看见罗恩摔到下世界的悬崖上,脑袋上的血染红了雪。
  “罗恩!!!!”德拉科几乎是眼前一黑。

  “为什么德拉科他到现在都不醒,为什么你却醒了。”纳西莎痛苦地尖叫,翻倍刺在罗恩身上。“我很抱歉。”罗恩缩着身体,脸色苍白地坐在病床上。
  “冷静一点。”卢修斯搂过妻子。

  夜晚。
  罗恩半坐在床上,一旁的病床上躺着不省人事的德拉科。重症病房晚上是不许家人打扰的,所以整个房间空荡荡的。罗恩努力驱使着自己的身体下床。
  浑身剧痛仿佛被打断骨头,每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上。
  终于他坐到德拉科床上,巨大的痛苦让他流出生理性泪水。
  “告诉我……要我怎么做你才能醒过来?”罗恩将额头贴紧德拉科的额头。


4.  “兄弟,你不觉得你最近的情绪很糟糕?”丹尼尔担忧地看着德拉科。“走开,疤头。”德拉科坐在山顶上,喝着闷酒。头顶上的另一座山峰已经没有德拉科想要等的人了。“嘿!你说的也太过分了!”丹尼尔很生气,“我只是在帮你。上世界的人是不能和下世界的人相爱的。”
  “哈?”德拉科紧盯着说错话的丹尼尔。
  “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上世界的人不爱,去喜欢低等的下世界人?”丹尼尔诡异一笑。“……”德拉科被这个假波特给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是你!”德拉科站起来。
  “是我。”丹尼尔一把把德拉科推下山崖。德拉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波特其实是固执的上世界独裁者。

  德拉科一醒来就看见熟悉的面孔给自己擦脸,很心虚的那种。“见鬼的梅林!罗恩你在干嘛?”德拉科不爽。“啊!”罗恩吓了一大跳,一屁股坐在地上。
  “德拉科?你醒了?!”罗恩由惊转喜,顾不得屁股疼扑到德拉科身上。“咳咳咳!”德拉科捂着胸口,“你是要再次谋杀我吗?”“对不起、对不起!”罗恩心疼地揉揉德拉科的胸口。“梅林!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伤的重??”德拉科面前的罗恩身上几乎缠满绷带,而自己只是胸口稍微痛了那么一点。
  罗恩终于想起自己浑身痛得要死,诶呦诶呦叫得非常凄惨。德拉科满脸黑线,只好把罗恩拉到自己病床上。“睡吧。睡着了就不痛了。”德拉科满足地抱着怀里的人。罗恩强撑不下去,安心地在德拉科怀里睡着。

  第二天纳西莎早早就来到昏迷的儿子的病房。一开门,纳西莎忍不出掏出自己的魔杖。

  “救命!!!!!”

FIN.

评论(5)
热度(31)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