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Jewnicorn]不巧

*时间设定不要深究谢谢。
*OOC严重。文笔小学生。
*私设无数。
*新年快乐

*
天气比想象中的还冷些。
安德鲁·加菲尔德把双手拢在面前,缓缓哈出带着温暖水汽的一口气来应对这个多变的天气带来的寒意。他裹着并不算厚实长款羊毛大衣,尽管严丝合缝但仍有几缕寒气攀附着骨节继而蔓延到肢骸中。
他一个人在缺乏鼎沸人声的街头缓步向前,头略低着,视线沿着脚下的路不断前行,思绪却在凛冽的风中逐渐迟缓钝化,直到如今的一切变得模糊而过往开始像是枯水期露出水面的河漫滩一样显现出来。
*
那时候安德鲁·加菲尔德还不是蜘蛛侠。
“我觉得你在瑟瑟发抖。”那个在他记忆力里说话的声音因为语速过快而显得有些许不很清楚,不过即使这样也不难感觉出其中包含的笑意盎然。
“这不好,你不能穿的这么暖和,然后在旁边偷笑!”安德鲁在为下一幕的拍摄提前预备,而那个声音准确无误地闯入他的耳朵。他背对着那个人但此时已经可以完美勾勒出那个人此时此刻该是怎样一副表情——眼角眉梢晕染清淡的笑意,嘴唇克制不住地弯起来,而一贯神采飞扬的眼睛此刻躲躲闪闪,而里面蕴藏的是故作无辜,他回转过身,果不其然。
“放轻松安德鲁。”那个人有一头卷曲的头发,削减了他的棱角分明带来的不好相与之感。他抬起胳膊努力忽视两人之间的身高差,略一仰头对上安德鲁的眼睛。“或许拍完我们一起去找个餐厅?”
“杰西,有人说过你的疑问句听起来永远像是陈述句。”对方的邀请长驱直入永远向他每一句话大门大开的耳朵。安德鲁有对此有那么点郁闷可又感到无可奈何。
“你不是第一个。”杰西·艾森伯格看起来对此颇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他向安德鲁伸出手来,悬停在空中,“所以,餐厅?”他又询问了一遍。
“你知道没人会拒绝温暖的餐厅,尤其是衣着单薄感受寒风的人。”安德鲁伸出右手食指贴在杰西的手上。杰西的手出乎意料的源源不断地向他输送热度,他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原本预备迅速在杰西手掌中画对勾的手停顿了瞬间,旋即回过神来完成了整个动作。
仿佛毫无破绽。
“那我去旁边等你。”杰西朝聚集了摄影人员的方向偏了偏自己毛绒绒的头,缓步走回幕后,给了他一个加油的眼神。
*
“冷得异常。”杰西把双手缩在袖子里,将自己整个窝在厚实暖和但略失美感的外套里,眼睛胡乱瞟着。
“你那件衣服看起来比我的暖和多了。”安德鲁把衣服的拉链拉得更靠上些,这可以称之为无谓的举动让身边的人笑出声来。他抛过去一个意味着“停”的眼神,一口气把拉链拉到顶端,杰西觉得他甚至看见拉链摩擦出的细微火花。
“你这么说我会以为你想让我把它脱下来给你。”杰西跟安德鲁对视一眼,胡乱地跟安德鲁进行着没什么营养的对话。
“大可不必。是那家?”安德鲁朝着那间在偏僻角落落户的狭小店面扬了扬下巴。杰西从鼻腔中闷出一声应答,加快了几步朝那儿走去。
*
“是什么让我们在下雪的天气跟个满脑子罗曼蒂克幻想的小姑娘一样傻站在室外?”杰西对此时此刻他们的行为进行了精准无误的评价,一针见血得令安德鲁有点不自在跺了跺被浅浅一层雪盖住的脚。
他们原本顺利地进入了那家暖烘烘的餐厅。那时屋外的天色已经开始变得阴沉,风刮得树枝开始彼此抽打,这个时节枝头早没了枝叶,于是瘦瘠的枝干相碰的声响变得更为刺耳且骇人。
一副大雪将临的样子。
屋子里暖和的令人感觉不可思议,于是两人脱下了御寒的外套抱在怀里,跟随着服务生的引导来到某个视野开阔的位置。他们随手把衣服放在同一个位置,然后落座。
安德鲁对杰西的了解程度足以让人惊叹,尽管他们仅仅认识于不久之前,但如今已经达到安德鲁在点餐即使不去询问杰西,仍能恰到好处。
他们相对而坐,在等待餐点上来之前进行着漫无边际的讨论。从今天的摄影到明天的计划最后甚至到去东方旅游的愿望,无所不谈。
“嘿,杰西,看窗外!”突然安德鲁语气拔高了一点儿以引起杰西更多的注意力。他甚至还想站起来,可周围人纷纷投来的目光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只能克制住起身的想法。
杰西顺从地把视线从安德鲁脸上挪开,看向窗外。没什么大不了,他根据自己视线所及进行了判断,只是下雪了而已。
只是开始下雪了。
雪在美国并不罕见,至少在他们眼里都该是不罕见的东西。杰西一方面难以理解安德鲁兴奋在哪儿,一方面又不由自主地伴随着安德鲁一起开心起来。
安德鲁抓起衣服小跑出去,快得杰西甚至没能说完“停下”这简单的祈使句。他撇了撇嘴,一只手拎着让服务生打包好食物与饮料,另一只则拿起剩下的那件衣服跟出去。
雪下得可不算小,才片刻功夫地上已经有了薄薄的积雪。纵使这儿人来人往,可脚踩过而显现出来的空地快速会被新雪填满。仰头向天空中央看过去,天已经彻底黑了,路边的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开始闪耀,白色的雪花在风光的映照下变得五颜六色令人应接不暇。
安德鲁站在路边,像与世界无关一样的站在那儿。杰西快走几步立在他身旁,目光四处逡巡。
杰西觉得这比之前还冷,而身上的衣服也突然开始变得不合身起来。他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的着装,这才发觉匆忙之中拿错了衣服。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雪快停了。要不我们回去?”安德鲁提议,然后低低地惊呼一声。“抱歉,我拿错衣服了。”
“既然快停了我们坐在外面也无妨。”杰西率先走到不远处的座椅上,用手清扫出足够两人坐下的位置。他坐下,“关于衣服,我早料到你想让我跟你换一下了。”他咧起嘴朝安德鲁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我该夸你料事如神吗?”安德鲁跟在他身边坐下,对他的玩笑话极为捧场。
“为什么不?”杰西赞许地向他点头。而在安德鲁一通用溢美之辞赞扬了杰西之后,他俩爆发出一阵大小。
他们把热饮料抱在手里,坐在人来人往的街边闲聊。他们总有话题,毫不厌倦。
*
“嗨,安德鲁。”有熟悉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安德鲁脚步一滞,迈出的脚停了小一会儿才落到平稳的地上。他把目光从无任何出奇之处的普通地面上移开,缓缓转到声源处。
公共座椅上端坐的人失去了他标志性的一头小卷毛,但那张面孔没有在时光中发生丝毫变化。他感到出乎意料,挑起了眉头表示惊讶。
他看见杰西笑了,就像是那么多年以前。时间打马走过毫不留情,可此时此地,时光却仿佛一下倒退回七八年前。
他跟着一起笑了起来,然后他说:“杰西,好巧,真是好久不见。”
杰西的笑容咧得更大,他语气轻快,说:“不,不巧,我在这儿等你。”
安德鲁的表情显示出他的恍惚与惊讶。下一秒,杰西给了他一个久违的拥抱。
安德鲁突然发觉,这个冬天,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寒冷了。
FIN.
OOC跪求见谅。

评论
热度(8)
  1. ryeong紫莫_VioletMo 转载了此文字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