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TSN][ME]Deep as sea Wide as sky

[TSN]Deep as sea Wide as sky
*深夜脑洞产物,迷迷糊糊。
*OOC严重,私设无数。
*一家三口梗,非生子。

Ready?

她金色的长发显现出美妙的弧度,一双湛蓝的眼眸中倒映着密西西比河上方流动的天空,挺翘又柔软的睫毛随着眼皮的开阖投射下温柔的浓荫。她像是古罗马神话中掌管爱与美的仙子,一颦一笑皆是这个拥有数字惊人的人口密度的星球独一无二的珍宝。
着装服帖得体的拉丁美洲的青年弯下身子,伸出五指修长的手牵住这位遗落凡尘的仙子,借势将其抱紧在他宽厚的臂弯之中。他眼角眉梢挑动着浓厚得足以令人沉浸的温柔,他浓密的头发在姑娘的脸颊一侧轻柔地触碰。“原谅我,我的小公主。”他的声音像是被高挂在城市最中央的那座上了年头的大钟罩在里面似的,瓮声瓮气令娇俏可爱的姑娘颇为担心。
“你永远会得到我的原谅,永远。现在放我下来吧,你看起来很疲惫了,Dudu。”小姑娘睁大着自己可以与夏威夷的海洋媲美的蓝眼睛,流露出自己切实的关心。她柔软且白皙的小手拍了拍圈住她的Eduardo的手示意他放她下来。
“我没事,Ivy,就只是过于疲劳而已。”Eduardo的舌头不自然地扫过排列整齐的齿列,紧接着舔了舔上唇。他不像往常一样积极地凑近她,给她一个合乎礼仪与关爱的面颊吻。Ivy审慎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这不符合年纪的动作出现在她脸上令她显得有几分滑稽:“你得诚实,好吗?Dudu,你和Daddy教过我的。”她甜蜜的脸因为担忧而扭曲出焦虑的模样。
Eduardo在小姑娘的攻势下毫不犹豫地缴械投降,再无半点还手之力用来掩饰自己。他给了Ivy一个温和的微笑,然后解释道:“没什么大事。”他在Ivy质疑的目光中举起手来,“真的,”他加重自己的语气,以便年幼的姑娘能换一种令他不那么愧疚的眼神盯着他,“就只是感冒而已,不过可能已经发展成重感冒了。我不能距离你那么近了,我不想你也被这种痛苦折磨。”
Ivy恍然大悟似的拽了拽Eduardo西装挺括的衣摆,他蹲下来,而小姑娘给了他一个可人的面颊吻。“噢,宝贝……”小姑娘则是弯起眼睛,恍惚间他觉得她的眼睛里被人洒上了星星的碎片。
“这得告诉Daddy。”Ivy义正言辞。
“不,不,亲爱的。他不会知道,他现在有自己苦恼的事情,我们得让他去处理那些更紧急的事儿。为什么不让这成为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呢?”感冒带来的浓浓倦意令Eduardo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他有些尴尬地吸了吸鼻子。
“哦……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
“Promise?”
“Yes,promise.去休息吧,Dudu,晚安。”
“晚安。”Eduardo放肆地揉乱了Ivy不好好打理的一头卷毛,手感让他想起某个此时不在此地的某个人。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房间,把自己整个人埋进宽阔温暖且舒适的床铺中。他听见敲门声,用沙哑的声音做出应答。
Zuckerberg家的小公主小心翼翼地从稍微开启一点的门缝里钻进来,一只手里紧紧的攥成拳头,另一只手则吃力地拿着一个大杯子。她略为艰难地挪移到床边,先把水递给他,然后献宝似的张开手掌,把掌心的几片白色的小药片展示给他看,“你得吃了药再休息。”
“我的甜心啊……”Eduardo显得颇为惊喜,他顺从她的建议,二话不说地完成了她的所有要求。Ivy见他躺好在床上,踮起脚伸展胳膊每一块骨骼,指尖终于成功地够到了被子的一角。她动作轻柔的替他盖好被子,像他曾无数次为她所做的那样。
“明天见。”她小声说道。迷迷糊糊之中Eduardo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给予了她回应。

“Daddy?”Ivy在蜷缩在沙发上,手指一个一个按出号码,然后双手捧着款式古老的听筒放在耳侧听着那边的动静。
“当然了,我是。怎么了吗?”Mark的声音透过听筒,经过很长距离的传输与风吹雨打终于传达到小姑娘的耳朵里。那声音有那么丁点儿的失真,不过并不影响Ivy准确无误的分辨出她父亲的声音。
“……没什么事,我只是非常想念你。你今晚会回来吗?”Ivy突然记起她对Eduardo的那个承诺,于是将话头立即掐断。戛然而止造成不自然的沉默,几回合呼吸之后她才能继续顺畅的说下去。
这回儿轮到端坐在办公室里一刻不停地敲击着键盘的人停顿了,他透过特意制作的单层玻璃看着Facebook的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员工来来往往,无时无刻不在为这个网站提供最好的维护。他又转头向窗外看去,美国的夏季并不缺乏雨水,而今天就像是任何一个普通夏季雨夜。雨水伴着风声呼啸着击打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窗子也不能幸免,雨滴在玻璃上汇成细流涓涓留下。这让人难以不想象到多年前发生的某件曾一度横亘在他与Eduardo关系之间的事。
“Daddy?”Ivy甜美清脆的童声再一次传输过来,将深陷回忆泥沼的他拉回来。他回过神来,对着听筒做出肯定的回答。
“等着我,Ivy。我会回去的,再也没什么比你们更重要了。”Mark挂断了电话,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跳动,敲击下本次系统更新的最后一个字符,利落地关机,匆匆向外去。

来开门的是Ivy Zuckerberg,不是Sean Parker。而不幸被雨浇了个透彻的人也换了一个人。
“Daddy,你没带伞吗?”Ivy显然对父亲狼狈的样子感觉到十分的诧异,自她的印象里百般搜寻,Mark只是因为不拘小节而偶尔显得颓废,还从未又如此落魄的情况。她很贴心的给父亲让开位置,关切地看着正不停滴水的Mark。
“我大概带了吧。”显而易见,Mark自己也很难对此做出一个确定的回答。他换好舒适的家居鞋,向前走了几步之后环视四周,发现今天的房间显得格外空荡。他眨了眨眼睛:“Wardo呢?”
Ivy只是撇起了嘴。
Mark开始回忆今天一整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早上他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不过温热的床铺令他放下心来。在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早餐时间,Wardo给予他们的回应少的可怜。在工作时间,他比往常离开的早的多。他本以为是为了回去照看Ivy,但现在看起来情况并非如此。而且他一整天都在抗拒跟他们父女两个进行更为亲密的接触。
“重感冒?A promise?”Mark有点好笑的询问Ivy。
“这是你猜出来的,可不是我说的!”Ivy气呼呼地用手在唇边做出一个拉起拉链的动作示意Mark。
“一切顺从你意。”他对她点点头。
“那再好不过了。我困极了,晚安,Daddy。”Ivy伸手拨弄了几下自己的长发,趿拉着走回房间。
“晚安,甜心。”Mark在她身后回应她,旋即快步走进他们的房间。
房间里的空调是关闭状态,而正中央的大床上有被子不老实的堆叠在某块人形凹陷的一侧。他动作麻利地换下了湿透的衣服,同时小心自己动作的幅度,以免打扰昏沉中的Eduardo。
他掀开被子,轻巧地凑到Eduardo身旁,小心地拽过被子替他与身侧的重感冒患者盖好被子。待一切整理完毕,他把胳膊搭在Eduardo的腰间,轻柔地收紧手臂将其圈进怀中。他微微动了动头,在Eduardo耳侧落下一个轻轻的亲吻。
“晚安,Wardo。”
回应他的是绵长的呼吸声。
屋外,夜幕正降临。
FIN.

短篇一发完。有可能会写成系列短篇,因为脑这篇文最初的脑洞我没写出来了……气。
好困,睡觉去了。

评论(2)
热度(31)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