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莫_VioletMo

冷CP专业户。傻白甜恋爱脑。

[Dron]Teatime Meetings by lordhellebore 译VioletMo

Teatime Meetings by lordhellebore

原作走这里

Part 1-3

Part 6-9

~ The Tenth ~

她知道双生子们正呆在家里。但Fred紧紧地抓着他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厨房的时候,她看见他的右半张脸上的眼睛紧阖,头发稀疏,那是被完全地烧伤了。Narcissa希望她此刻在任何一个不是这儿的地方。

“我……无意打扰。只是想拿点儿喝的。”他在一个礼貌的问候之后轻柔地说。“我不想就为一口水而去吵醒George。”

Narcissa意识到他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这令她惭愧难当。

“你为什么不坐下和我们一起喝杯茶呢?”她平静地问。

他感激的表情令人痛心*(painful to watch)。

.-.-.-.-.

~ The Eleventh ~

“他想要什么?”

“Lucius想让我再孕育另一个孩子,以便于Malfoy的血脉得以传承。”

Narcissa看起来像纸一样苍白,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好像她刚刚哭过。她本能用一个魅力咒语*的。Molly对Narcissa已经不认为在与她会面时,需要掩饰自己这件事而感到受宠若惊。但或许,她只是没想到这一点而已。

“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两个流产了的孩子。或者说,几乎忘了为了Draco的出生,我差一点付出生命。”

Molly无言以对。她们在沉默中喝着茶,祈祷她们的丈夫最终能够恢复理性。

.-.-.-.-.

~ The Twelfth ~

“我知道。”Molly回答告诉她这个消息的Narcissa。“我昨天就在那儿。Harry非常自豪。”她低声轻笑。“Hermione问了我一堆问题——我甚至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个。”

“你读过有关怀孕和胎教的那类书吗?她一定得尽快了解它们。”

Molly愉悦地点点头。“一些事儿永远不会改变的。”

Narcissa若有所思地啜饮她的茶。“她邀请Darco和Ron一起做孩子的第二个教父。”那奇怪地令她骄傲。

“她是个好姑娘。”Molly温和地说。

“是的,”Narcissa慢慢地说,“当然,她是。”

.-.-.-.-.

~ The Thirteenth ~

在到达之前,Narcissa发觉Molly几近恍惚地盯着钟表。她注意到那两只手——“Charlie”和“Ginevra”——看起来被封冻在了某个位置。过了一会儿,她意识到Molly不会对她的存在作出反应,所以她站到她的身后,伸出她的手搭在另一个女人的肩膀上,静静地等候。

“我不能接受。”Molly最终嘶哑着喃喃自语。“看见它们时刻指向离开*(Lost)。所以,有一天,我,我改动了它们,指向家。”

当红发女人的眼泪不再汹涌,Nracissa泡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杯茶。

.-.-.-.-.

~ The Fourteenth ~

“我本不该来的,大概。”Narcissa凝滞的视线转移到客厅的地板上。好吧,那儿又响起一声响亮的喷嚏,紧随其后的是一声可怜兮兮的呻吟。

“无稽之谈。”Molly坚定地宣称。“你知道如果一个男人想,他能有多疑神疑鬼。只不过是感冒而已,顶多还有点头痛。如果我是跟另一个朋友一起度过下午的一小时,他就不会那么戏剧化了。他只是不喜欢那个人是你,一个Malfoy。”她咬了一口蛋糕。“它是很好的一课。”

Arthur又开始打喷嚏了。Narcissa只是微笑。

.-.-.-.-.

~ The Fifteenth ~

“你确定它不可逆转吗,甚至是用魔法?”

“是的。”Molly肯定道。“我三十二岁,在……生了Ginny之后,就完成了它。我们不可能负担得起更多的孩子了。治疗师告诉我这是安全的,并且意味着结束。”

“而且能在一天之内结束……”Narcissa出神地重复着。“Lucius无从得知。”

“如果我是你,我会去做。”Molly温柔地说。“你的孩子需要你。而你的生命比一个血统要有价值得多。”

Narcissa冷笑一下。“许多年前,我绝不会同意。但情况已经变了。”

“你会后悔吗?”

“有时候。不过现在,我松了一口气*(Right now, though, I’m nothing but relieved)。“

TBC.

一切不好都是我翻译的错!原作是非常好的文章!如果喜欢的话请麻烦去原作点一个kudo吧!


评论(3)
热度(20)
©紫莫_VioletMo | Powered by LOFTER